检索途径:
检 索 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唱词剧本
 
 

湖南地方戏剧·唱词剧本《自作自受》

编剧:李友弟

人 物 李元挂 男, 58岁, 社员。 (筒称桂) 
    杨金荣 男, 25岁, 社员。 (简称荣) 
    李春兰 女, 22岁, 社员。 (简称兰) 
    李二婶 女, 56岁, 社员。 (简称婶) 
 
  [幕启:在轻快的音乐声中,元挂担一药担上。 
挂 (唱) 肩挑担子轻又轻, 
      里面藏的宝和金。 
      政策放宽我的财路广, 
      八仙飘海各显能。 
  (白)形势无限好,捞钱有办法。自从政策放宽,做生意的人确实是多哇!我看他们跑广州,搞贩运,赚钱不少。呃,人家能富,我怎的就不能富?我左想右想,还是跟人家一样,出去做回生意,赚他几个。(得意地笑)我虽不会跑广州,搞贩运,却认识一些草药,还能治些小病,于是,我就瞒着家里,搞起这么一担哟—— 
  (唱) 元挂我今年五十八, 
      要捞钱,想办法。 
      小小的铜锣买一面, 
      红红的锦旗照眼花。 
      挖了一些洋芋头, 
      精心制成明天麻。 
      狗骨牛骨拣几把, 
      说是虎骨骗人家。 
      人参鹿茸都是假, 
      还有这藤藤根根、瓶瓶包包、 
      花花草草草草花。 
      城市我不敢去, 
      乡村任我跨。 
      这几天捞了百多元, 
      乐得我心里开了花。 
  [收拾东西,走圆场。放担,打锣: 
      祖传良药, 
      货真价实。 
      能医百病。 
      老少无欺。 
  老年头晕气虚,小孩肚痛拉稀;专治妇科奇病,不信药到病除。人参鹿茸东北产,党参大枣治气虚;河南熟地世上少,四川贝母补阴气。(向左)那位大伯,来买点药喽!呃,来呀!嗬,不要呀!(向右)你那位同志用手撑着腰,想必是风湿腰痛。不要紧,我这里有风湿膏药,贴上二贴,保你无事。呃,买吧,莫走喽。(见人走远,失望地向另一方)你这位同志面黄肌瘦,想必是胃有问题。那好办,我这里有云南雪莲,买点磨水吃,止痛效果很好,买点吧!不要?!(自言自语)不要就算了。唉!这里无人买药,我另走一个地方。(拣担子,哄走围观的小孩)小鬼走开些,有什么好看的! 
  [内声:“那位大伯,是不是卖药的?” 
挂 是的,是的,我就来! 
  [挑担,急急忙忙地摔了一交,钱包掉在地。 
挂 哎哟,把我的药都倒了。(边收拾药,边白“等等,我就来!”挂收拾好后,“哎哟”,“哎哟”下) 
  [金荣高兴地上。 
荣 (唱) 百花争艳春似锦。 
      田园吆喝闹盈盈。 
      心有喜事走得快, 
  (跨沟,过溪,到一石上坐下,发现一钱包。 ) 
  (接唱) 只见钱包掉草坪。 
  (四面看)哪位同志掉了钱包喽!喂!哪位同志掉了钱包?(着急,开钱包,数钱)呀!整整有一百元。哦,还有介绍信。(念)李村,李远桂,好呀! 
  (唱) 事情真是巧得很, 
      他和我岳母是同村。 
      昨天春兰来了信, 
      约我今天去看亲。 
      她说百样东西不要买, 
      只买点天麻给娘治头晕。 
      方才我到中药店, 
      谁知缺货没买成。 
      空着手去不象话, 
      我买了几瓶健脾晶。 
      听说岳父爱喝酒, 
      另加二瓶“竹叶青”。 
      顺着山路往前走, 
      一找失主二看亲。 
      心有急事走得快—— 
   [内打锣喊:“祖传良药……” 
   (接唱) 来了一个耍把戏的人。 
   [挂上。 
荣 大伯,你怎么没牵猴子哩? 
挂 什么? 
荣 你不是一个要把戏的么? 
挂 (放担)呸!你鼓起眼睛象螺蛳,怎么不看我旗上写的是什么? 
荣 (看旗念)“祖传良药,货真价实,能医百病,老少无欺。”嗬,你原来是位卖药的老先生。 
挂 嘿嘿,不敢,不敢。 
荣 老先生,不知你卖的什么药? 
挂 我这里呀!祖传膏药,秘制妙丹,驱风祛火,止痛良方,有求必应,包你喜欢。 
荣 你这里尽是些草草筋筋,我不要! 
挂 喂,喂!小伙子慢点走罗,时间还早嘛。买卖不成仁义在,来,抽支烟。你想买补药?我这里兼卖各种补品:虎骨人参,鹿茸黄精;补气补血,补阳补阴。你要哪种?补血我有当归和桂圆,补气我有黄芪和人参,补阳有鹿茸和广香,补阴有麦冬和女贞,你看—— 
荣 我—— 
挂 你要成药?小伙子呀! 
  (唱) 成药多得任你选, 
      选多选少不打难。 
      六味地黄生脉散? 
      十全大补肾气丸? 
荣 老先生你方才讲的我都不要,我想买点天麻! 
挂 你早不讲,有哇!呃,你要多少? 
荣 我——(旁白)慢,人心难测,听说现在有卖假药的,待我来问他一问。(对挂)请问你高姓大名,家住哪里? 
挂 (旁白)这小伙子药还没买就盘起我的姓名来了,小心点才是。(对荣)我姓谢,是临县谢家村的。 
荣 (接白)谢家村有个名医谢良才—— 
挂 他?认得认得,他叔叔的叔叔和我叔叔的叔叔是叔伯相称,我们还蛮亲的哩! 
荣 (欲笑)哦—— 
挂 我们是一个师傅教的,他还是我的师弟去了。 
荣 这样说来,你的医术也蛮高明罗? 
挂 嘿嘿,那就不瞒你讲,同志呃! 
  (唱) 我从少就把药书看 
      药性我一口气能背完。 
      治好的病人千千万, 
      他们的名字我记不全。 
荣 先生既然有这样的本事,何不开一个药房? 
挂 哈哈,小伙子! 
  (唱) 我原在国家中医院, 
      年迈退休回村庄。 
      人老心红志不老, 
      我才挑起这药担。 
荣 你老人家思想好! 
挂 为四化出力,为人民服务。这远近乡村里我还治好许多疑难之病。你看这面锦旗—— 
荣 这…… 
挂 这难道还有假?我拿感谢信给你看!(装掏信样) 
荣 哦,老医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在走歪门邪道卖假药的人还是有的。 
挂 对对对,你说的有道理。 
荣 老医生,你拿天麻给我看看好吗? 
挂 这天麻吆,说实在的,我不能卖哟。 
荣 这是为什么? 
挂 年轻小伙子呃! 
  (唱) 天麻本产在云贵, 
      能治血虚头晕病。 
      托我买的(人)多得很, 
      还有我高堂老母亲。 
荣 (接唱) 养老孝敬是本份, 
       这我心里最称佩。 
       可是我的岳母娘, 
       得了讨厌的头晕病。 
       我这初次去探望, 
       送药治病情更深。 
挂 (接唱) 你岳母见了定高兴, 
       保险老婆讨得成。 
  哈哈哈,这倒是实在的,不过天麻嘛,难呀! 
荣 (迫切地)老先生,你人熟门路广,要请你高招责手帮点忙。 
挂 这…… 
荣 这就麻烦你了! 
挂 好吧,君子成人之美,我老母亲那里嘛,就另想办法,(边说边掏药给荣)这一包五两,你看嘛,这才是真正的甲级货,我从云南带回来的,运费奉送,你就数二十一元二角算了。 
荣 那么贵? 
挂 买卖看行情,一时一个价,不贵。你若不信,有发票为凭,上面还盖了圆巴巴的! 
荣 我这里只有十五元,(一想)好吧,(掏出拣的钱包)哎呀,不行呀!(收钱包放入衣袋)老医生,我钱不够,少买点吧! 
挂 你那钱包不是胀鼓鼓的吗? 
荣 这钱不是我的。 
挂 什么你的我的,先用了日后补上就是。 
荣 这……不,我实在不能买那么多! 
挂 你呀,戴手表的人还是个小气鬼。好吧,(取一小包)这是三两,一十二元七角二分。(荣数钱给挂)十三元,补二角八分。(补钱给荣)小伙子,这是上等天麻,头晕病发作时—— 
  (唱) 小晕一次一两半, 
      大晕只能加五钱。 
      多备良药无牵挂, 
      有病有药福寿绵。 
荣 那太麻烦你了,再见!(下) 
挂 慢走,慢走。哈哈哈! 
  (唱) 假药真卖将他哄, 
       转眼票子到手中。 
       大伍大拾来揍拢, 
   (发现钱包不见了,找)我钱包里有一百元钱、粮票、布票,还有一张证明的哩。真是冤枉钱归冤枉路—— 
   (接唱) 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可能在前村掉了,我转去找找。唉!抓了个麻雀鸟,掉了个老鸡婆!(挑担子下) 
  [中幕启:李家庭院。 
  [春兰、二婶手持抹布、扫帚高兴地打扫庭院。 
  [春兰下。二婶猛觉头晕,习惯地用手拍拍头,强打精神端脸盆下。兰复上。 
  (唱) 春光明媚山乡好, 
      百花争艳多妖娆。 
      自从责任田分到户, 
      块块稻田换新貌。 
      花香引来飞蝶舞, 
      春燕双双来筑巢。 
      他这时为何还不到? 
  [春兰张望,自语“金荣怎么还没来?” 
  (接唱) 情丝牵得我心内焦。 
婶 (上,唱)女婿今日到, 
       我心里乐淘淘。 
       杀鸡又杀鸭, 
       忙得个不开交。 
  (见春兰状,笑)你们看,女婿初次上门,死妹子眼睛都望穿了。(走到春兰背后)兰妹子! 
兰 (一惊)啊!妈,把我的魂都吓掉了! 
婶 你在这里发什么呆罗! 
兰 (羞)我在这里看猫仔打架。 
婶 (出门看)哪里有猫仔,你在看个鬼哟。 
兰 哎呀,妈! 
婶 (学兰声音)“哎呀,妈!”快给我进屋剖鸡去。 
兰 要得,要得!(下,内声:“妈,你来炒菜!”) 
婶 鬼妹子,我就来!(端刚才抹过桌椅的脸盆水出门,差点倒在刚到的金荣身上。 ) 
婶 你……对不起。 
荣 没什么,请问春兰家在哪里? 
婶 春兰家就在这里,我就是春兰娘。你是—— 
荣 我是金荣。 
婶 你就是金荣?哎呀,(亲切地)金荣! 
荣 (亲切地)妈! 
婶 (应)哎!快进屋。(对内)春兰,金荣来了。 
兰 (上)金荣! 
   [二婶拿糖果。 
荣 春兰! 
婶 快坐,快坐。(对兰)鬼妹子,笑什么,还不快泡茶。 
兰 晓得!(兰泡茶,婶递糖。) 
荣 (拿出礼物)这点小意思,请妈收下。 
婶 (接过荣的东西)哎呀,人到情到,你何必买这么多的东西罗! 
  [春兰示意:“怎么没买天麻!” 
荣 (领悟春兰的意思)你老身体弱,我特地买了点天麻,(拿天麻)给你老人家治治头晕病。 
兰 我们今天杀了鸡,正好用天麻蒸鸡给妈治头晕病。 
荣 好,你快拿去蒸好,只用一两半。 
兰 好!(下) 
婶 烦你操心了。 
荣 这算不了什么。 
婶 金荣呀!(唱)你我已是一家人口 
         何必花钱又费神。 
荣 (接唱) 如今农村变了样; 
       天翻地覆面貌新。 
       承包柑桔大增产, 
       发我奖金一千零。 
       手表单车样样有, 
       现代化进了我家门。 
       这点小意思你收下, 
       妈妈不要嫌礼轻。 
婶 (接唱) 党的政策兑了现, 
       贫穷的山村翻了身。 
       兰妹子养猪是能手, 
       我养耕牛得奖金。 
  [兰上,递糖给荣,荣亲切迎上。 
婶 (看在眼里,接唱) 
      等你们喜事日子到, 
      包你嫁妆一崭新。 
兰 (唱) 我什么东西都不要, 
      勤俭节约来成亲。 
婶 好好好!金荣,春兰,时间不早了,摆场伙吃饭! 
兰 爹还没回来! 
婶 你爹这个人,疯疯癫癫,没早没晚的,这个时候了还没回。 
荣 春兰,你看鸡肉蒸好了没有,先让妈吃一点。 
兰 好!(下,端鸡肉上)蒸好了。妈,你就先吃一点。 
婶 (边吃边白)春兰,摆杯筷! 
兰 我就去!妈,你多吃一点。 
婶 好! (猛觉头晕,呕吐) 
兰/荣 (同时)妈,你怎么啦? 
婶 我心里不舒服,春兰,快扶我进屋躺一会。 
   [春兰扶婶入内。 
荣 刚才还好好的,转眼就出了毛病,看来岳母的身体还是很弱呀! 
   [春兰急上。 
兰 妈又呕又吐,我看这药可能有问题! 
荣 难道这药是假的?! 
兰 你怎么补药毒药不分。 
荣 唉……天晓得! 
兰 你是从哪里买来的? 
荣 今天来你家的路上,我碰上个卖药的医生—— 
兰 是个什么样的人? 
荣 他五十多岁,姓谢,是临县谢家村的。我找他去!(欲走) 
兰 卖了假药还不早走了! 
荣 那,那怎么办?(屋内婶喊:“哎哟,春兰!”) 
兰 (应)哎,我就来!(对荣)你快去喊医生,顺便把这药也拿去化验一下。(进屋) 
荣 唉!原只想买点天麻让岳母高兴,那晓得买来了害人的祸根。(垂头丧气下) 
挂 (上,唱)这一次捞钞票二百多块, 
       半路上掉钱包退了大财。 
       天不早收药担暂回家院, 
  (插白)我把药担子藏起来,兰妹子看到了要骂人的。 
  (接唱) 人又倦肚又饿酒瘾又来。 
  (进屋,发现桌上有酒有菜)今天家里请客,办了这一桌大场伙,真是好财气! 
  (接唱) 这桌上有洒又有菜。 
  (插白)呀,竹叶青! 
  (接唱) 一见美酒我口水来。 
  (插白)先喝两杯煞煞瘾着!(喝酒,吃菜)好酒配好菜,鸡肉吃一块。(喝汤。高兴地随意唱起来) 
      三杯美酒下了肚, 
      清蒸鸡肉味道足。 
      虽然今日退了财, 
      归家获得好口福。 
  (渐觉肚子隐痛,欲呕)哟!哎哟,怎么头昏起来了?!(念白) 
      轻飘飘好似腾了云, 
      神志不清头昏昏。 
      摇摇摆摆摆摆摇摇, 
      摇摆不定脚象抽了筋。 
  莫不——(突然大呕起来)哎哟,不对了! 
  (向内)春兰——快来! 
兰 (闻声急上,见状大惊)爹!你怎么啦? 
挂 哎呀,不得了。刚才喝了几杯空肚酒,眼睛起煅子花了。哎哟!这肚子象是发绞肠痧了。 
兰 你吃了这碗里的鸡肉没有? 
挂 吃了两它,喝了一些汤。 
兰 哎呀!这碗鸡肉有毒,妈吃了一点也倒床了! 
挂 这还得了,这毒是哪里来的? 
兰 是……是金荣买来的天麻有毒。 
挂 哪个金荣? 
兰 就是你初上门的女婿。 
挂 好哇!(唱)女婿上门送毒药, 
        古今中外也不多。 
  [婶内喊:“哎哟!” 
        害了你母又害我, 
        害得我——哎哟,哎哎哟! 
兰 (急得不知怎么是好)爹! 
  (接唱) 你不能错把金荣怪, 
挂 (接唱) 不怪他难道还怪我? 
  (捧肚)哎哟,哎哟! 
兰 爹!你听我说罗!今日金荣来上门,在路上遇到一个卖药的人。 
挂 他年纪多大?什么样子?什么地方人? 
兰 五十多岁,姓谢,是临县谢家村的。 
挂 (自言自语)谢家村? 
兰 是呀,你认识他? 
挂 不不不,不认识呀!(旁唱) 
      我元桂今日倒了运, 
      搬起石头砸自身。 
兰 (接唱)只怪金荣不老练, 
      错把毒药当补品。 
挂 (旁唱)洋芋本身无毒性, 
      为何今日把祸生? 
      老天爷你要饶我命, 
   (对兰)春兰你快把医生请! 
兰 金荣已经去了!(婶内白“哎哟”)妈!我就来。(对挂)你在这椅上歇歇,我看看妈去。 
挂 唉!金荣一回来,我这老脸皮往哪里放罗! 
  哎哟!(吐)今天硬是死得成了! 
  (唱) 今日做了亏心事, 
       内心有愧难见人。 
       等下金荣回来了, 
       岂不羞煞我老丈人。 
       三十六计走为上—— 
  (挣扎欲走,发现金荣回来了)哎呀,那不是金荣吆! 
  (慌忙寻找躲身之处,欲进房,觉不妥。突然注视门角)唉! 
  (接唱)门角后面暂安身。 
  [挂躲入门角内。荣急上,撞着刚上的春兰,春兰退,碰着门,门撞着挂的头,挂忍痛不好作声。 
荣 春兰! 
兰 你回来了,我爹也中毒了。 
荣 爹也中毒了?哎呀,只带了妈妈服的药。 
挂 (旁白)怎不帮我带一点? 
兰 那怎么办? 
荣 进去看看。爹!爹到哪里去了? 
兰 想必出去了! 
荣 快把妈扶出来! 
兰 好。(进屋,扶妈出) 
荣 妈,你放心好了。医生检验过了,那天麻乃是一些洋芋晒干而成的。你吃了这包药,下午再到医院去看看。 
挂 (在门后)给点药给我吃罗! 
兰 吃了洋芋是不会呕的呀? 
荣 你们看这包“天麻”的塑料袋! 
兰/婶 怎么? 
荣 是从装硫酸铜的塑料袋上撕下来的。 
兰/婶 啊? 
荣 上面还有硫酸铜粉末。 
婶 天杀的!我要是碰上他,不撕烂他的脸皮才怪哩! 
挂 (在门后旁白)唉,我太大意了!幸亏只卖了一包。 
荣 妈,不要怨天怨地了,主要还是怪我做事没经验。 
婶 春兰,你看你爹到哪里去了,快去看看! 
  [春兰急下。 
荣 我早起到你家来,在半路上拣到一个钱包,里面有一百元钱、布票、粮票、还有一张证明,上面写着是李家村的李远桂。 
婶 我们这里没有叫李远桂的。 
挂 (门后白)哎呀,好险呀。那李远桂是我李元挂改的。 
婶 现在搞投机倒把的人,打证明就是报假名。 
荣 这么多的钱可是件大事,掉钱的现在该多么着急呀! 
婶 是呀!你快到公社去问问。 
荣 好,我就去。妈,你到里面休息一下,等我转来陪你到医院去。 
   [婶下。 
   [荣准备下,挂急出。 
挂 哎呀,这钱是我丢的呀! 
荣 你?——你这个老贼,我正要找你! 
  [荣抓挂往外走。 
挂 别、别、我是你爹! 
荣 我知道你是个贼!(一时拖不动,抓住挂的衣服。挂把衣服甩脱,钻入桌下)我打死你!(对外)春兰,快来,卖假药的老贼我抓住了! 
  [春兰、婶闻声上。兰上去一脚踢在挂的屁股上,婶拿出索子套住挂的脖子。 
挂 哎哟,我是春兰的爹!(把头抬起来) 
众 啊?你、你真给我们丢人呀! 
挂 哎哟!我错了,快搞点药给我吃罗! 
荣 药,妈吃了。 
挂 快送我到医院,不然就不行了。 
荣 我来背。 
婶 这么远怎能行,用架子抬!(进屋扛一架子上) 
荣 妈,这是抬猪用的。 
挂 管他抬猪抬牛,只要能抬就行。(边说边上架)快! 
  [荣、兰一抬,挂头掉在外面,挂:“哎哟!” 
婶 你这才是自作自受哟! 
   [幕 落 
   [剧 终 

来源:创作剧本集   1983-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