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途径:
检 索 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唱词剧本
 
 

湖南地方戏剧·唱词剧本《赛半仙》

编剧:俟知文

时 间 八十年代初。 
地 点 湖南某山区。 
人 物 安回春 男,六十多岁,退休回乡的老医师。 
    小燕子 女,二十岁,珍珠寨公社药剂员。 
    雷嫂子 女,三十多岁,社员。 
    李铁拐 男,四十五岁,绰号“石蚌拐”,算命子。 
布 景 舞台左边一棵古槐,树上贴着一张四方形的红纸,上写:“天青地绿,小儿夜哭,请君一念,夜夜安宿”。舞台右边,露出半边木楼房,门口摆着一个摇篮,一条二人凳。 
 
    [幕启 李铁拐手持拐杖,一跛一颠地上。 
李铁拐 (唱) 李铁拐,好自在, 
        手持拐杖进山来。 
        不做手艺和买卖, 
        与人看相猜花牌。 
        全凭我三寸舌头说好歹, 
        能哄那树上鸟崽下地来。 
    (见树上的红纸,念)“天青地绿,小儿夜哭,请君一念,夜夜安宿”。嘻嘻,听人说,雷嫂子的毛崽得了夜哭症,我何不就汤下面捞她一把! 
雷嫂子 (内白)婆婆,我抱毛崽看病去了! 
内 应 好。 
李铁拐 啊,雷嫂子来了。 
    [雷嫂子抱着小孩走出木楼。 
雷嫂子 (唱) 毛崽夜哭不落觉, 
        小儿安吃了好几包。 
        因何总是不见效, 
        倒叫为娘挂心梢。 
        手抱毛崽疹所去, 
        求医开方早治疗。 
李铁拐 雷嫂子,你小孩有点不舒服? 
雷嫂子 是的。 
李铁拐 买几包小儿安给他吃就会好的。 
雷嫂子 小儿安吃了好几包了,还是不见效。 
李铁拐 不见效?来!给我看看。(看小孩)啊,这不是病! 
雷嫂子 不是病? 
李铁拐 是“中邪心惊”。 
雷嫂子 中邪心惊? 
李铁拐 他最近是不是有点夜哭不眠? 
雷嫂子 是的是的。你怎么知道? 
李铁拐 没有这两下,称得上李半仙?中邪心惊,请医吃药是无效的。 
雷嫂子 这怎么办? 
李铁拐 这好办。一个人的命运好坏,是被天干地支、年月日时这八字管着的,要想预防,先必预测。 
雷嫂子 你是说,要帮他看个八字? 
李铁拐 八字两边开,祸福命里来,若想除后患,早看早消灾。看与不看,随你的便,我走啦!(假意想走) 
雷嫂子 哎哎哎,莫走莫走! 
李铁拐 人家好几个地方约我去看相,我…… 
雷嫂子 应该先近后远,请你帮我毛崽看个八字再去吧! 
李铁拐 人家酒都准备好了,约我去吃晌午的。 
雷嫂子 酒我家有的是,还是拖缸酒哩。 
李铁拐 拖缸酒?(边说边咽口水) 
雷嫂子 尽你喝。 
李铁拐 看在熟人份上,那就先近后远。 
雷嫂子 那就到家去吧! 
李铁拐 到你家去,鸡就莫杀了…… 
雷嫂子 总不会亏你就是,来吧!(绕场进屋,雷抱小孩入内,端一条二人凳复上) 
李铁拐 嘿嘿,粑粑滚在芝麻里,多少总要沾几粒! 
雷嫂子 来,坐着算吧!(二人同坐) 
李铁拐 好。你毛崽是什么时候生的? 
雷嫂子 今年正月十五。 
李铁拐 什么时辰? 
雷嫂子 早上八点钟左右。 
李铁拐 七至九时为辰时。(掐指算)辰是十二地支的第五位,辰属星名…… 
雷嫂子 星名是什么? 
李铁拐 星名是指天上的星斗,是东方苍龙七宿的统称。啊,这是个好八字! 
雷嫂子 好八字? 
李铁拐 你家毛崽是“天龙星”投胎!  
雷嫂子 什么?是天龙星……(高兴得跳起来,李摔倒在地,雷扶李) 
李铁拐 你看,连我都高兴得打起滚来了! 
    (唱) 天干地支日月辰, 
        相配水火土木金。 
        推测你家毛崽命, 
        原是一颗天龙星。 
        只要撞过童年运, 
        将来必有高官升。 
雷嫂子 (唱) 听罢言来心高兴, 
        难得我儿天龙星。 
        愿他一生百事顺, 
        谢天谢地谢祖神。 
李铁拐 你莫谢早了! 
雷嫂子 怎么? 
李铁拐 这话我就不好直说了。 
雷嫂子 你说吧! 
李铁拐 有道是:龙游深水,虎坐深山。他不该龙生虎地,投错了胎! 
雷嫂子 龙生虎地,投错了胎? 
李铁拐 这是命中注定的啊! 
    (唱) 龙困深山多苦闷, 
        因此夜哭不安宁。 
雷嫂子 啊—— 
    (唱) 该因是我无福份, 
        一场欢喜成了惊。 
李铁拐 (旁白)这一宝得到了,还要得二宝,哈…… 
雷嫂子 你笑?笑中有假,你是不是哄我的? 
李铁拐 你说我有假,那就当场扯花牌! 
雷嫂子 扯花牌? 
李铁拐 要想知未来,只好扯花牌。(掏出花牌)你扯吧! 
雷嫂子 (抽出一张牌,看)啊,当真是一条龙! 
李铁拐 嘿,没有本事,称得上李半仙! 
    (唱) 打开花牌仔细看, 
        一条困龙卧深山。 
        低着头来闭着眼, 
        无精打采缩一团。 
        不是我半仙把你骗, 
        担心你儿子归西天! 
雷嫂子 哎呀,这这这怎么得了呀! 
    (唱) 一见花牌吓破胆, 
        好似猫儿抓心肝。 
        我手忙脚乱无主见, 
        半仙啊! 
        可有办法解危难? 
李铁拐 若是办法嘛?(旁白)我还要搂第三宝。(转对雷)办法倒有! 
    (唱) 莫同生人去见面, 
        半月之内休出山。 
        只要龙宫水一碗, 
        保他活命得平安。 
雷嫂子 龙宫水又从哪里来呢? 
李铁拐 出两块钱,请人画嘛! 
雷嫂子 出两块钱倒是小事,哪个晓得画呢? 
李铁拐 眼前就是东海,不必远求蓬莱。 
雷嫂子 你晓得画水? 
李铁拐 嘿嘿,画水,是我的拿手曲子。 
雷嫂子 那就求求你吧! 
李铁拐 求什么罗,救死扶伤,理所应当! 
雷嫂子 那就太好了! 
李铁拐 为人民服务,应该完全彻底嘛!(伸手) 
雷嫂子 啊!要现钱? 
李铁拐 嘿嘿,那倒随便。 
雷嫂子 (自言自语地)随便,早就把手伸出来了。现钱就现钱,反正迟早要给的。(掏钱) 
李铁拐 对对,索性把账结清算了。 
雷嫂子 你算吧! 
李铁拐 看八字五角,扯花牌两块,画水,按牌价是两块,你我是老相识,画水的钱减半,只收一块,总共三块五角钱。 
雷嫂子 三块五就三块五。(交钱)对不对? 
李铁拐 (数钱,旁白)有钱不抓,不是行家。(转对雷)不错不错,千金难买一命,进里面去画吧!(二人同入木楼) 
    [小燕子背着背篓上。 
小燕子 (唱) 百草铺满木楼外, 
        随师进山采药材。 
        安老医师雄心在, 
        退休仍回老家来。 
        不在城里享清福, 
        愿为山区灭病灾。 
        悉心尽责教后代, 
        传授医术献奇才。 
        不计报酬多慷慨, 
        真不愧党的好公差。 
安回春 (内喊)小燕子—— 
小燕子 安大伯! 
安回春 (端着背篓,风尘扑扑上)识得山中草,治病是个宝。小燕子,你看! 
小燕子 (接背篓,拿药看)这好象是小松树。 
安回春 不!它叫“过山龙”。 
小燕子 过山龙? 
安回春 中药称它“伸筋草”,有祛风痹,活经络之功效,是百宝之一啊! 
    (唱) 山中百宝惹人爱, 
        一草一木皆药材。 
        任我摘来任我采, 
        不用买来不用栽。 
        如果有人遭病害, 
        随时可把单方开。 
小燕子 难怪你老人家这样热爱山区,退休后,还回来当义务医师。 
安回春 这叫“树长千丈,叶落归根”。(突然发现树上的红纸,念)“天青地绿,小儿夜哭,请君一念,夜夜安宿”。 
小燕子 这是什么意思? 
安回春 迷信! 
小燕子 我撕掉它!(撕纸) 
安回春 你撕毁了它,还是除不掉它!(指思想)要想彻底清除封建迷信的残余思想,就必须靠我们提高医疗技术,把防病治病工作搞好! 
    (唱) 眼前事引起我浮想联翩, 
        思山区更需要医务人员。 
        为病人解疾苦义不容缓, 
        绝不容迷信思想死灰复燃。 
        用科学和技术革除污染, 
        才能够唤起人们振奋精神, 
        把四化旗帜扦上云端! 
小燕子 啊!你是说要靠我们用科学技术去占领阵地? 
安回春 我想贴这张纸的人,肯定家里小孩有毛病,我们去访问访问,也好帮他解除痛苦。 
小燕子 我想起来了,前天雷嫂子向我买了几包小儿安,她说她的毛崽最近总是夜哭不眠。 
安回春 她家住在哪里? 
小燕子 咧!(指木楼)就在这里,我去看看!(进木楼) 
安回春 想我离开老家三十年啦,回来还不到十天,就发现几回这种情况,真是预料不到啊! 
    [幕后传来一阵争吵声。 
李铁拐 (内白)你不要管! 
小燕子 (内白)我偏要管! 
雷嫂子 (内白)莫吵莫吵,出去吧! 
安回春 啊,怎么吵起来了?(欲向前看) 
小燕子 (气愤地走出木楼)哼,真是无法无天! 
安回春 小燕子,怎么啦? 
小燕子 (唱) 李铁拐做事实可恨, 
        利用迷信欺骗人。 
        他正在画水把佛请, 
        不让我接触小孩查病情。 
安回春 不让医师接触病人,真是岂有此理,我去看看。(走上木楼,大门已关)喂!开门哟,雷嫂子,请开门! 
    (唱) 医师登门来看病, 
        谁知她已关大门。 
        左喊右喊她不应,  
        倒叫我思潮滚滚心不宁。 
小燕子 既然关了大门,我们就回去吧! 
安回春 不!面临这场争夺战,我们决不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小燕子 他不让我们接触病人,这有什么办法? 
安回春 不让接触病人?(思索)李铁拐是个什么人? 
小燕子 他自称半仙,到处看相算命猜花牌。 
安回春 他家住哪里? 
小燕子 牛角湾! 
安回春 牛角湾?(回忆)啊,他有一个脚残废了是吗? 
小燕子 是的。 
安回春 他的小名是不是叫“石蚌拐”? 
小燕子 对的,就是他! 
安回春 就——是——他! 
小燕子 安大伯,你认识他? 
安回春 我不但认识他,而且救过他! 
小燕子 什么时候? 
安回春 四十多年了,那时他还是三岁小孩。 
小燕子 那正好找他教训教训! 
安回春 我想,李铁拐只要听到我安回春的名字,他就会把他那一套把戏隐蔽起来。 
小燕子 他能隐蔽,那就好嘛! 
安回春 不!隐蔽不等于消除,要想把他的骗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只有智斗! 
小燕子 智斗? 
安回春 智斗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来告诉你嘛!(耳语) 
小燕子 要得要得! 
安回春 快去快来! 
小燕子 好!(下) 
安回春 李铁拐呀李铁拐,想你当年被封建迷信所害,若不是我把你抢救,你岂能活在人世。如今你反用封建迷信欺骗别人,等一会,我要你歪嘴照镜子——当面出丑! 
小燕子 (拿着一顶小草帽,一把纸扇,一块白布,上写“赛半仙”三字,急上)安大伯,东西拿来了。 
安回春 好,待我装扮起来!(化装算命先生)小燕子,你看象不象算命先生? 
小燕子 不但象,而且很有江湖风度。 
春安回 哈哈哈,象,那就好办呀! 
    (唱) 安回春今日里要把寨闯, 
        夺阵地解病危胸怀智囊。 
        化装成赛半仙江湖模样, 
        要同那李铁拐较量一场。 
        因势利导去看相, 
        来他个针尖对麦芒。 
李铁拐 (内白)我走啦! 
小燕子 李铁拐来了! 
安回春 摆开阵势! 
    [安与小坐在树下,假意看相。 
    [雷嫂子开门,送李铁拐上。 
李铁拐 龙宫水下肚,保险他无误。 
雷嫂子 辛苦你了!来来,装起这几个红蛋。 
李铁拐 好好!(拉开口袋装蛋) 
安回春 小姑娘,你今后一定有前途! 
李铁拐 (对安)喂,你是搞什么的? 
安回春 我是跑江湖的。 
小燕子 他也是跟你一样,看相算命的。 
雷嫂子 嗬!两个算命子相会,就怕打擂。 
李铁拐 你是走山路来的,还是走水路来的? 
安回春 山路水路我都走了。 
李铁拐 嘿嘿,进山钓鱼,走错路了! 
安回春 看相算命,本来就是混碗饭吃! 
李铁拐 嗬!(旁白)他想来夺我的饭碗头,我要来他个下马威!(转对安)你是哪里人? 
安回春 我是神州江湖上的人! 
李铁拐 怎么跑到我们珍珠寨来了? 
安回春 无事不登三宝殿,特来看相算命! 
李铁拐 为什么不拜码头? 
安回春 我不晓得什么是马头、牛头! 
李铁拐 告诉你,我李半仙,在这珍珠寨九冲十八垒,是个大名鼎鼎的算命先生,还是请你另找码头吧! 
安回春 莫说是珍珠寨九冲十八垒,就是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谁不闻名我(亮出招牌)赛半仙! 
雷嫂子 赛半仙?! 
小燕子 赛半仙就是比半仙的本领还要强。 
李铁拐 胸前挂门板,牌子倒大。 
安回春 屋檐滴水,半点不差。 
小燕子 真的不差。刚才我请他看了一个相,他说的句句都对! 
雷嫂子 也!你不是不信这一套的么,怎么又请他看相? 
小燕子 别人看相,我不相信;他看相,是有根有据。 
李铁拐 有根有据?嘿!(旁白)讲老实话,看相算命都是瞎子打铳,靠撞靠碰。 
安回春 什么?你帮人家看相,是靠撞靠碰? 
李铁拐 哎哎,同行讲话,不要当面丢底嘛! 
安回春 我这个人说话,素来就是巷子里赶猪,直来直去! 
小燕子 啊!你看相是打估的呀? 
李铁拐 我打估?你问问雷嫂子就知道了。 
雷嫂子 他今天帮我毛崽看相,就不是打估的哩! 
安回春 不管怎么说,我要牵起猴子打筋斗—— 
李铁拐 此话怎讲? 
安回春 当场考本领! 
李铁拐 当场考本领? 
安回春 你已经帮她的小孩看了一个相,现在我也要帮她的小孩看个相,倒看那个的相看得准一些! 
小燕子 不错。雷嫂子,我也是这么想,如果他两人看的一样,那就说明这个相算准了,你也好放心嘛! 
雷嫂子 要得要得! 
李铁拐 不行!俗话说:一人莫看两个相,一女不嫁两个郎。你若请他看相,我马上把龙宫水收回来! 
雷嫂子 不、不…… 
李铁拐 不,那你就叫他走吧! 
安回春 哼!想赶我走?八月十五还没过,你就拜年了,那还早得很! 
    (唱) 赛半仙既到珍珠寨, 
        身无法术焉敢来。 
        要想将我赶出外, 
        除非两人摆擂台。 
        你若能把我战败, 
        立即下山毁招牌。 
李铁拐 你要同我比赛? 
小燕子 要得! 
    (唱) 两个半仙来比赛, 
        倒看哪个有肚才。 
雷嫂子 李铁拐,比就比嘛,俗话说—— 
    (唱) 地头蛇能把长龙败, 
        把你的法术亮出来。 
李铁拐 我…… 
安回春 (唱) 你今为何不表态? 
        是不是怕我拆你的台? 
李铁拐 我怕你?嘿! 
    (唱) 谁不闻名李铁拐, 
        天文地理藏胸怀。 
        若论看相和算命, 
        料你难拆我的台! 
安回春 好吧! 
    (唱) 你我当着列位在, 
        彼此之间诉历来。 
        是真是假分胜败, 
        好让大家听明白。 
李铁拐 诉历来?怎么诉呢? 
安回春 你把我这一生的经历,当着大家说出来,我把你这一生的经历也当着大家说出来,这就叫看相比赛! 
小、雷 要得,要得! 
李铁拐 (旁白)哎呀,这就难着我了!(想)嗯,我不如来个金蝉脱壳。(转对安)老伙计,刚才我是与你开玩笑的,请莫见怪! 
    (唱) 你初次来到珍珠寨, 
        同行之间要关怀。 
        今日暂且莫比赛, 
        主让客人理应该。 
安回春 这是什么话! 
    (唱) 你号称半仙名扬外, 
        到处看相猜花牌。 
        我特意找你把擂台摆, 
        有本事就该亮出来。 
小燕子 李铁拐,你想挂免战牌,那不行! 
    (唱) 未曾交锋把阵败, 
        何谓半仙挂招牌。 
        你若不敢把擂台摆, 
        速将花牌交出来! 
雷嫂子 你看你看,这是不是倒招牌! 
李铁拐 你当真要比? 
安回春 试试也无妨! 
李铁拐 我晓得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安回春 我知道你是牵着不走骑着走! 
李铁拐 比就比吧! 
小燕子 慢点!当面锣,对面鼓,有话先要讲清楚。你们两人比赛,输了的又便怎样? 
安回春 我若输了,马上离开珍珠寨,不占他的码头! 
小燕子 你呢? 
李铁拐 我若输了,撕掉花牌,永不看相! 
安回春 男人口! 
李铁拐 将军箭! 
安回春 射出去! 
李铁拐 收不回! 
安回春 一言既出! 
李铁拐 八马难追! 
安回春 驷马难追! 
李铁拐 你四马,我四马,岂不是八马? 
安回春 好!哪个占先? 
李铁拐 你占先。你先把我的经历当着大家说说吧! 
安回春 要得!你的脚是怎样残废的,我能准确地说出来! 
小、雷 是真的么? 
李铁拐 我不信! 
安回春 你不信?吃猪血屙黑屎,马上见效! 
    (唱) 你的脚已残废四十二载, 
        那时候你还是三岁小孩。 
        身发高烧遭病害, 
        日夜啼哭痛难挨。 
        你父母以为撞了妖和怪, 
        就在这古槐树下祭天台。 
        烧香化纸把鸡宰, 
        打碗回煞招魂来。 
        又到庙里把佛拜, 
        问卜占卦抽签牌。 
        迷信工具都用尽, 
        毫无效果愁满怀。 
        既怨自己八字坏, 
        又说你命薄运气衰。 
        延误了时间无可奈, 
        你你你…… 
李铁拐 我…… 
安回春 (唱) 关节软瘫伸不开。 
        病情越来越厉害, 
        命危还不知由来。 
        你父母急得两脚团团踩, 
        抱着你啼啼哭哭、咽喉哽哽, 
        求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开。 
        正在那危急关头,一位医师路径你家来得 
        快。—— 
小燕子 那医师是谁? 
安回春 安回春! 
雷嫂子 安回春? 
李铁拐 (旁白)哎呀,他又怎么知道? 
安回春 (唱) 安回春立即把你抱在怀。 
        当机立断查病态, 
        全神贯注细安排。 
        才知道你患的是小儿麻痹症, 
        抓紧时机忙把方开。 
        通过按摩和针灸, 
        才使你转危为安救过来。 
        旧社会封建迷信把你害, 
        害得你终身残废脚已拐。 
        你说我讲的实在不实在? 
李铁拐 (旁唱)此事倒叫我解不开。 
        看相本是假买卖, 
        为何他能算出来? 
安回春 李铁拐,封建迷信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你不但不引以为戒,你反用封建迷信害别人,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幕后传来小孩啼哭声。 
雷嫂子 啊,毛崽哭啦,我去看看。(急入木楼) 
小燕子 李铁拐,刚才他说的那些,是不是事实? 
李铁拐 (支支唔唔地)嗯,嗯…… 
雷嫂子 (紧张地上)哎呀,不好了,我家毛崽扯风了!这这这怎么办呀? 
李铁拐 我我我……去看看!(欲入内) 
安回春 李铁拐,与我站开! 
李铁拐 我…… 
安回春 人命关天,岂容你拿着人家的生命开玩笑! 
李铁拐 你…… 
安回春 (对雷)带我去看看?(雷引安入木楼) 
李铁拐 雷嫂子,那我就不管了的呀! 
小燕子 你想推卸责任?哼,没那么容易! 
李铁拐 哪个叫他去插手? 
小燕子 哪个叫你看相、画水? 
李铁拐 他还不是同我一样。 
安回春 (走出木楼)我与你根本不一样! 
李铁拐 我倒要看你有什么高明法术! 
小燕子 那小孩是什么症状? 
安回春 高烧惊风症! 
小燕子 高烧惊风症? 
安回春 通过扎针、推拿,基本上断住风了,你赶快把“过山龙”熬好! 
小燕子 是!(拿药急入木楼) 
雷嫂子 (上)李铁拐,你是不是骗我? 
李铁拐 不不不,牌是你亲手扯的,龙是你亲眼见的,我怎么会骗你呢? 
安回春 李铁拐,我劝你再不要用迷信愚弄别人,不然,就要铸成大错! 
李铁拐 …… 
安回春 这孩子明明是因病引起的夜哭不眠,你却欺骗雷嫂子,说什么龙生虎地投错了胎,这不是活活地葬送人家的生命么? 
雷嫂子 哎,我上当受骗啦! 
    [小燕子抱着小孩,端着一碗药上。 
小燕子 药熬好了。 
安回春 我来帮他喂。(安帮小孩喂药)放在摇篮里,让他好好休息。 
铁李拐 (旁白)莫非他是假装的算命先生? 
安回春 看相算命本来就是假的! 
    (唱) 李铁拐呀李铁拐, 
        莫把往事全忘怀。 
        你自知迷信是祸害, 
        反用它骗人索钱财。 
        画什么龙宫水, 
        猜什么鬼花牌, 
        不让医生查病态, 
        反把大门关起来。 
        害得他高烧转了惊风症, 
        差点儿误了这可爱的小婴孩。 
        人命关天非儿戏, 
        出了问题你你你怎下台!? 
雷嫂子 啊!是这么一回事,你你你真是包藏祸心! 
李铁拐 我错了,我错了!(撕毁花牌)从今天起,撕毁花牌,永不看相。钱退还给你!(递钱给雷) 
小燕子 看!毛崽的高烧已经退了!(抱起小孩) 
雷嫂子 好呀!(接过小孩)搭帮你来得好! 
安回春 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小燕子 你们猜,他是谁? 
雷、李 赛半仙! 
小燕子 不!他是从长沙退休回来的名老中医——安回春! 
李铁拐 啊!你就是安回春老医师?哎呀,我的救命恩人呀!(扑向前欲跪,安扶李) 
安回春 我们要破除迷信,相信科学! 
李铁拐 对!安医师,你回得正好,从今以后,我就跟你学医吧? 
安回春 好! 
    [剧 终 

来源:创作剧本集   1983-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