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途径:
检 索 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唱词剧本
 
 

湖南地方戏剧·唱词剧本《菜花蛇》

编剧:骆心鸣 李夕考

人 物 二 姐 
    大 姐 
    张寡婆 
    蔡公子 (菜花蛇) 
    黎公子 (犁头蛇) 
    老鸦婆 
    蜂 仙 甲、乙、丙、丁 
    老鸦精 甲、乙、丙、丁 
 
    第一场 寡婆磨子 
 
    [张家杂屋。屋外大雪纷飞,屋内灯烛昏暗, 
    [二姐正在艰难地推磨,赶不跑的疲劳时时袭来,终于支持不住,昏而复醒。 
    (唱)天色朦胧鸡啼晓, 
       石磨声声伴通宵。 
       悲泪苦汗淌磨道, 
       寒风袭来冷萧萧。 
       又叹亲娘离世早, 
       父亲受逼把郎招。 
       名是主人实为奴, 
       上门半年把命抛。 
       后娘磨我日更甚, 
       日里打柴夜磨糕。 
       早晚服侍他母女, 
       挨打受骂实难熬。 
     [鸡啼。忙生火烧早茶。 
     [内张寡婆喊:二丫头,老娘要起床了! 
二 姐 母亲!来了,来了! 
    (唱)眼看后娘要起床, 
       炭火不燃我心焦。(心急,昏倒) 
    [内张寡婆:“二丫头,打摆子呀,看茶来!二丫头!”持烟杆气冲冲上。 
张寡婆 哼!喊你都不应,敢在老娘面前摆架子,这还了得?今天不打断你的脚也要打弯你的腰!哼!(进门)二丫头,端火盆来,端早茶来呀!(无人应二丫头!啊!都大天亮了,你还在贪睡。好,我看你懒!(抽打不醒)真睡得象条猪。不醒啊?(烧火钳烫其耳) 
二 姐 哎哟! 
张寡婆 你也晓得痛啊!(再夹耳) 
二 姐 (睁眼看见是后娘,忙爬起跪下)母亲早安! 
张寡婆 早安早安,你倒睡得比我还安,火盆呢?你要冻死老娘啊! 
二 姐 母亲,孩儿这就烧!(忙扇火) 
    [内大姐娇声唤:“妈妈,我要起床!妈妈……” 
张寡婆 哎呀,我的心肝宝贝,来了,来了!(对二姐)还呆什么,快端净面水去! 
二 姐 是!(欲走) 
张寡婆 早茶! 
二 姐 是!(倒茶跪献)母亲用茶! 
     [内大姐又唤:妈妈,妈妈…… 
张寡婆 宝贝,来了,来了!(对二姐)还等什么,快去! 
二 姐 是!(端面盆、倒热水下) 
张寡婆 哼!(把茶一放)真是穷根长不出富苗,笨手笨脚。唉! 
    (唱)老娘四十又加五, 
       眉毛粗来死丈夫。 
       改嫁难舍财和富, 
       守寡难熬夜半孤。 
       招郎长工姚二叔, 
       半真半假也是夫。 
       种田采桑兼放牧, 
       名为主来实为奴。 
       谁知铁汉不耐苦, 
       不到一年又呜呼。 
       留下他的姚二姐, 
       不是老娘亲生骨。 
       打柴推磨由她做, 
       现成丫环省银租。 
       只愁家下少男主, 
       万贯家财无继续。 
       指望大女招豪户, 
       接管家事长享福。 
       二女生来穷贱骨, 
       早死免得争财物。 
大 姐 (提裙裤上)妈妈,妈妈……呜…… 
张寡婆 哎呀!我的心肝,这又怎么啦?哎呀呀…… 
大 姐 呜……妈妈呀! 
    (唱)二姐端水手脚笨, 
       烫了我的手(白)哎哟!…… 
       倒湿我的裙(白)你看,你看,呜…… 
       脏了我的绣花鞋, 
       碰了我的……我的……我的上半身。 
       呜…… 
张寡婆 啊!这还了得起呀!二丫头!二丫头! 
二 姐 (端茶盆上)母亲有何吩咐? 
张寡婆 哼!拿家法来! 
二 姐 这…… 
张寡婆 取来! 
二 姐 是!(放盘取鞭。大姐一旁嘻嘻偷笑) 
张寡婆 跪下!看你妄为!(打翻二姐)…… 
二 姐 哎呀母亲,孩子无过呀,母亲…… 
张寡婆 无过?你烫了她的手,倒湿她的裙,还敢回嘴! 
二 姐 哎呀,母亲!是她自己倒的水。 
大 姐 不,就是她!就是她,呜…… 
张寡婆 你还犟嘴!(抽打,大姐偷笑) 
二 姐 (抱大姐脚)哎哟!大姐,救救我吧! 
大 姐 哼!今后你还敢顶嘴么? 
二 姐 妹妹再不敢了。 
大 姐 好吧!妈,你就饶了她这一次,罚她多砍几担柴吧!妈…… 
张寡婆 哼!只嫌打痛了我的手!哎哟!二丫头,看在你大姐的份上,今天没有五担柴,休想回家!……哼!那青龙山上虎狼成群,蛇蝎满山,今天我要叫她有去无回!(下) 
大 姐 二丫头!听见了吗?砍五担柴,五担!嘻嘻!(下) 
二 姐 (哭)喂呀!亲爹,亲娘呀…… 
    (唱)血痕斑斑浑身伤, 
       寒天大雪逼上山。 
       平日一天柴两担, 
       披星戴月把家还。 
       今日罚砍柴五担, 
       只待夜来喂虎狼。 
       后娘心狠姐无情, 
       二姐何以渡时光。 
    [幕 落 
 
    第二场 众仙游凡 
 
    [紫霞仙山,花开如春。菜花蛇与众蜂仙在桃李花中翩翩而舞,后化人形,起舞。 
    (合唱)品尝人间痛与甜。兄妹乘兴下凡尘, 
        世外乐园四季香。仙境花开红烂漫, 
蔡公子 师妹们,走! 
合 唱 人间仙境同一般。但愿春风早解冻, 
    人间尚是风雪寒。紫霞仙山春盈然, 
蜂仙甲 兄妹们,快来看哪,人间漫天风雪,那江边还有人垂钓呢! 
众蜂仙 是啊!蔡小哥,那是个什么人呢? 
蔡公子 古诗曰:“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那是个穷苦渔夫,寒天垂钓、甚是可怜啊! 
蜂仙乙 众姐妹,看,那边好象有一樵夫在砍柴。 
 众  蔡小哥,那又是什么人呢? 
蔡公子 你们仔细看来,那是一个樵女啊! 
 众  哎呀!真是一个姑娘哩,你看她—— 
蜂仙甲 (唱)容貌秀丽又端庄, 
蜂仙乙 (唱)好似荷花浴清泉。 
 众  (唱)虽然衣破裙衩烂, 
       也胜仙宫众女仙。 
蔡公子 唉!这位樵女实实可怜啊! 
 众  蔡小哥,你认识她? 
蔡公子 她,就是我常跟你们提起的姚二姐! 
 众  她就是姚二姐? 
蔡公子 是啊! 
    (唱)你看她风雪天打柴上山, 
蜂仙甲 (唱)汗淋淋悲切切愁锁眉间。 
蜂仙乙 (唱)身儿单衣儿薄举步艰难, 
 众  (唱)夜暮临不回还所为哪般? 
蜂仙甲 蔡小哥,我们何不上前问个明白,也好帮助于她! 
蔡公子 (长久注视二姐)啊!如何帮她呢? 
蜂仙甲 蔡小哥,若要帮她,我看…… 
蔡公子 你看…… 
蜂仙甲 我看…… 
蔡公子 你待怎样? 
蜂仙甲 我看哪! 
    (唱)你千载修行功业满, 
       行善救人要完全, 
       她苦海挣扎难上岸, 
众 仙 你何不与她配成双。 
蔡公子 (慌乱地)啊,这……不行,不行,众姐妹笑话了! 
    (唱)我本是一条菜花蛇, 
       人类恨蛇胜虎狼。 
众蜂仙 蔡小哥! 
    (唱)同是蛇来有恶善, 
       同是人来有忠奸。 
       你虽是蛇来心肠好, 
       胜那人面兽心狼。 
蜂仙甲 (唱)为救二姐出苦海, 
       结为夫妻理应当。 
众蜂仙 (唱)莫道求婚难为情, 
       姐妹愿把红线牵。 
蔡公子 这……能行么? 
 众  行! 
蔡公子 使得的么? 
 众  使得! 
蔡公子 这……也罢! 
    (唱)学做忠厚善良郎, 
       伴随二姐在人间。 
       救得二姐出苦海, 
       不负千载修道难。 
 众  好啊! 
蔡公子 还请众姐妹多多帮助。 
 众  一定当好红娘!走! 
    (唱)嗡嗡嗡,嗡嗡嗡, 
       姐妹下凡做媒公。 
       人间仙境牵红线, 
       七彩鹊桥架长空。(下) 
    [幕 落 
 
    第三场 临危遇救 
 
    [青龙山上,大雪纷飞,二姐在砍柴, 
二 姐 (唱)乌鸦归巢天昏暗, 
       冰雪封山砍柴难。 
       饥寒交迫天旋转, 
       虎号狼嗥汗毛张。 
       可怜有家不能归, 
       夜来深山有谁怜。 
       昔日有个蔡小哥, 
       诚实善良肯帮忙。 
       饥饿时刻送茶饭, 
       寒冷时刻赠衣裳。 
       遇难时刻他就到, 
       今日不知在何方。 
    (白)蔡小哥呀!你在何方?(一阵狂风吹来) 
    (唱)啊!眼看狂风平地起, 
     叫我何处去躲藏。 
    [乌云滚滚,电闪雷鸣。二姐被狂风吹倒于地。犁头蛇从天而降,怪叫吐烟,化黎公子。 
黎公子 (念)深山修炼五百年, 
       不伦不类成半仙。 
       修成人形心意满, 
       寻欢作乐到人间。  
    本仙,梨头蛇精是也。刚才一路游玩,见此处有一樵女,虽是衣着破烂,倒也十分美貌。待我抢回洞去,做个十房夫人,岂不是好!(二姐醒,持担杆与黎搏斗。黎化原形、吐烟……) 
二 姐 啊!(昏倒) 
黎公子 (化人)哈……(抱二姐欲走,蔡小哥与众蜂仙上) 
蔡公子 黎公子休得妄为! 
黎公子 哈哈!蔡公子,你我同出一类,劝你少管闲事! 
蔡公子 修身养性,但求正果。你尚在半功,切莫前功尽弃。 
黎公子 修成人形,乃为寻欢作乐,何错之有? 
蔡公子 强人所难,以妖惑人,那就莫怪老弟无情了。 
黎公子 哼,少陪!(抱二妞欲走) 
蔡公子 你把她放下!(拦住。黎闯出) 
 众  (持枪拦住)那里走! 
黎公子 嘿嘿!想夺美姣娘,看枪!(放二姐,与蔡格斗。众蜂仙抬二姐下,复上,围蛰黎。黎上下拍蜂,大败而逃。)蔡公子,后会有期。(下) 
蔡公子 不送! 
众蜂仙 哈哈哈……(扶上昏迷的二姐) 
蔡公子 姚二姐! 
 众  姚二姐! 
蔡公子 别慌!“仙草含珠来”!(抬手,飞下“含珠仙草”给二姐一照一闻,即刻苏醒) 
二 姐 啊?蔡小哥……多谢救命之恩! 
众蜂仙 二姐! 
二 姐 啊!这是…… 
蔡公子 是我们村里的姑娘! 
二 姐 多谢众位姐姐救命之恩! 
蜂仙甲 谢倒不必,只是众位大姐有一事相求。 
二 姐 能办之事,二姐自当尽力。 
蜂仙甲 求……求……(对众)哎哟!这可怎么讲啊! 
 众  是啊!这又怎么开口呢? 
蜂仙甲 干脆,来个竹筒窜老鼠,直来直去。看我的!二姐,求……求你给我们蔡小哥做个老婆! 
二 姐 这……(羞涩掩面) 
 众  做我们的贤嫂! 
蜂仙乙 二姐,你就答应了吧! 
蜂仙丙 你就答应了吧! 
二 姐 这……只是配他不上! 
众蜂仙 蔡小哥,你呢? 
蔡公子 我也配不上她! 
蜂仙甲 哎呀!嘴巴假衣唏,心里甜蜜蜜!众位大姐,你们讲,这两个是不是—— 
 众  天生一对,地配一双!嘻嘻…… 
蜂仙甲 二姐,明天我们就去你家说媒,喜欢吗? 
     [二姐含羞点头。 
蔡公子 只是我家里穷,二姐你—— 
二 姐 人穷志不穷。 
 众  对,有了一双勤劳手,幸福永无穷。 
蜂仙甲 众姐妹! 
 众  有! 
蜂仙甲 快帮二姐砍柴! 
 众  好,呃,柴刀呢? 
蔡公子 变! 
 众  对!变来!(各摘树枝变刀) 
蜂仙甲 (假装变不来,众笑)笑什么?变!变!变!(变成) 
 众  哈…… 
    (唱)嗡嗡嗡,嗡嗡嗡, 
       神宝柴刀快如风。 
       今晚帮姐把柴砍, 
       明日给姐当媒公。 
 众  哈…… 
   [幕 落 
 
    第四场 双府说媒 
 
    [中幕外:老鸦婆拿大蒲扇摇摆上。 
老鸦婆 (课子加唱) 
       我假名叫做老鸦婆, 
       串村走巷做媒婆。 
       三两银子卖张嘴, 
       活人讲得死,死人讲得活。 
       扇子一摇嘴一歪, 
       吃山珍来穿绫罗。 
       管他黄牛配花狗, 
       还是跳蚤配虱婆。 
       进了洞房脱了手, 
       屁股一拍就煞角。 
       西山妖洞黎公子, 
       昨日鸡鸭摆满桌, 
       银子送了满荷包, 
       请我张家把媒说。 
       他讨一个来吃一个, 
       不怕造孽砍脑壳。 
       我晓得张家张寡婆, 
       没得厚礼奈不何。 
       银子要他挑一担, 
       珠宝绫罗满抬盒。 
    (拍扇对内)挑夫子,快来罗!这些人呀,还赶不上我这个鸭脚婆。 
    [内应:来了! 
    [一人挑担,二人抬抬盒上。 
 众  (唱)黎大王经常讨老婆, 
       害得我们跑跛脚。 
       肩膀压肿腰压弯, 
       讨回一担死两箩。 
老鸦婆 莫发怨气。到了,到了,放下来歇歇气!(敲门)张嫂子,开门,开门罗! 
    [张寡婆幕内应:“来了、来了!”从幕缝中伸出头来。 
张寡婆 啊,是鸦婆嫂。要喝茶吗?实在对不起,还没挑回水来。(说完又缩进幕后) 
老鸦婆 哎嘿!她以为我是两手空空来的,连水都不给口喝。张嫂子,送上门的财,你不收呀? 
张寡婆 啊?送上门的柴,什么柴呀?是茅柴?我屋里二丫头割到有。 
老鸦婆 不是茅柴,是礼财! 
张寡婆 啊!是粟柴?粟树柴不好烧,我不要! 
老鸦婆 哎!不是的,我是给你做媒人来了! 
张寡婆 (从中幕伸出头)什么?给我做媒来了?哎呀!那就要抬起菩萨才来谢你哩!(忙整理衣服、头发出)老鸦嫂,但不知哪家后生相公看中了我这老寡婆呀! 
老鸦婆 哎哟,莫笑脱我的牙齿!莫说是公子哥儿,就是牛头马面也看不上你哟! 
张寡婆 什么,我就冒得人爱了?哼!那你来给我做什么媒人? 
老鸦婆 是给你女儿做媒,不是给你。 
张寡婆 搞了半天还是给我女儿来做媒人,哼!我理都不爱理,少陪! 
老鸦婆 (拦住)莫急嘛,张嫂子,你先抬头看看才! 
张寡婆 (抬头看)啊?哎呀!老嫂子,来就来罗,还拘那么大的礼呀!快请进屋呀!请啊!请啊! 
老鸦婆 是罗!不是那个门坎我还不得搭脚呢! 
张寡婆 对罗!这个门坎你就一定要进的呀!我来开门(使劲推门的样子,中幕开) 
老鸦婆 这是一担银子! 
张寡婆 一担银子,请放里面!(挑夫挑下) 
老鸦婆 这些是珍珠宝贝。 
张寡婆 哎呀呀! 
老鸦婆 绫罗绸缎。 
张寡婆 哎呀呀! 
老鸦婆 玉石玛瑙。 
张寡婆 呵哟嗬! 
老鸦婆 山珍海味一抬盒。 
张寡婆 呵哈哈…… 
老鸦婆 张嫂子,这些可中意? 
张寡婆 中意!中意!都放在我枕头底下。 
老鸦婆 放不下。 
张寡婆 那就锁在柜子里。(抬盒抬下)哎!鸦婆嫂,你坐!(向内)二丫头看茶! 
二 姐 (内应)来了!(端茶上)请茶! 
    [老鸦婆左右打量二姐。 
张寡婆 下去! 
老鸦婆 这是你的…… 
张寡婆 二丫头! 
老鸦婆 二丫头?老嫂子,今天讲的就是她! 
张寡婆 她? 
老鸦婆 (旁白)难怪黎公子想得饭吃不香,觉睡不着,原来是个天仙哩! 
张寡婆 (旁白)看这架势,一定是个大富大贵人家,哪能让二丫头去拣了这个福呢! 
老鸦婆 张嫂子,你这个二丫头…… 
张寡婆 是二丫环! 
老鸦婆 丫环?那你的二女儿呢? 
张寡婆 二女儿……啊!砍柴去了。 
老鸦婆 正是那个砍柴的。 
张寡婆 啊?你今天讲的哪门亲,看上了我那个砍柴的? 
老鸦婆 张嫂子! 
    (唱)今天提的这门亲, 
       包你放下百个心。 
       家住西山黎家洞, 
       一表人材好后生。 
张寡婆 黎家洞?没听说过呀! 
老鸦婆 (唱)你妇道人家少出门, 
       千村万户哪知情。 
       说起黎家大财户, 
       方圆万里有名声。 
       象牙筷,银调羹, 
       玉石杯子碗是金, 
       珍珠宝贝映玛瑙, 
       绫罗绸缎亮又轻, 
       吃的山珍和海味, 
       住的…… 
张寡婆 住的什么? 
老鸦婆 住的哪—— 
    (唱)石门石柱玉石厅。 
张寡婆 这等的大户人家,怎么看得上我们这小小人家? 
老鸦婆 什么大,什么小!凭着我鸦婆嫂这三寸不烂之舌,就是一个讨吃要饭的,我也要她嫁个财神菩萨! 
张寡婆 哎哟!鸦婆嫂子,这可难为你了! 
老鸦婆 啊!答应了? 
张寡婆 答应了。 
老鸦婆 那就恭喜恭喜! 
张寡婆 一齐恭喜! 
老鸦婆 嫂子你答应了,怕还得有个凭据才好! 
张寡婆 凭据?啊!(拿玉镯)这是我女儿的玉镯,她右手戴了一个,到时男左女右这么一对—— 
老鸦婆 那就成双配了对,哈…… 
张寡婆 鸦婆嫂,今天要好好喝杯红媒酒哪! 
二 人 哈哈哈……(下)  
    [一股仙雾送出蜂姑娘。 
蜂姑娘 (唱)嗡嗡嗡,嗡嗡嗡, 
       蔡郎请我们做媒公。 
       飞出青龙岭, 
       穿过白虎冲, 
       来到张家门, 
       哎呀!可惜两手空。 
蜂 甲 姐妹们! 
 众  有! 
蜂 甲 我们这个样子,哪象个媒婆罗! 
 众 是呀!一不象媒婆,二没带礼物,怎么好进门呀! 
蜂 乙 呃!大姐,你来变个媒婆怎么样? 
 众  好! 
蜂 甲 哎哟!不行,不行,装不象,装不象! 
 众  象!象!象! 
蜂 甲 象啊?好,变变看! 
 众  好! 
    [蜂甲变成媒婆,手持蒲扇,扭扭摆摆。 
蜂 甲 姐妹们,象不象呀! 
 众  象得很哩!只是有了媒婆还没得礼品呀! 
蜂 甲 我说,各人都变一样出来! 
 众  好!(各人变化) 
蜂 乙 一篮葡萄。 
蜂 丙 一个野鸡公。 
蜂 丁 一对大虾公。 
蜂 甲 走吧!(圆场)众姐妹!到了,待我来喊一声。张嫂子! 
张寡婆 (上)哪一个? 
蜂 甲 我,封媒婆! 
张寡婆 (旁白)啊,又来了个媒婆。刚才那个媒婆是给我女儿做媒人的,这个就一定是给我做媒人的了!(整理衣服,出门)啊!众位姐姐请进!(蜂姑娘进屋)你们是? 
蜂 甲 张嫂子! 
    (唱)我住东山菜花村, 
       蔡郎托我来提亲。 
       说的是你…… 
张寡婆 (高兴得手舞足蹈)说的是我? 
蜂 甲 (唱)说的是你家姚二姐, 
       拜会嫂子登府门。 
张寡婆 (旁白)哼,又是二姐,未必这二丫头是朵金花?嗯——丫环都来了三个,看样子也是个富贵人家,先问问家底才讲。封嫂子,这蔡郎…… 
蜂 甲 (唱)蔡郎人称蔡小哥, 
       年纪二十有点多。 
       诚实善良人品好, 
       犁田插秧快如梭。 
张寡婆 (旁白)啊!原来是个农夫佬,那有什么讲手!他家里…… 
蜂 甲 (唱)家里开有田和土, 
       田土都在向阳坡。 
       茅房宽敞养家禽, 
       山塘鲤鱼掀金波。 
张寡婆 我选的不是这样的人家,我问你! 
    (唱)金银财宝有没有? 
蜂 甲 有! 
张寡婆 有? 
    (唱)绫罗绸缎多不多? 
蜂 甲 多! 
张寡婆 多? 
蜂 甲 (唱)双手勤劳件件有, 
       节俭持家样样多。 
张寡婆 啊!件件有,样样多,那现在的进门礼呀—— 
蜂 甲 进门礼?有!——喋! 
张寡婆 啊?(看远处)没有呀! 
蜂 甲 姐妹们! 
众 蜂 在!(把礼物从身后拿出来) 
张寡婆 (看不清楚)都是些什么呀? 
蜂 乙 看! 
    (唱)地里长的山葡萄, 
       特为二姐架鹊桥! 
张寡婆 哼!冒见识! 
蜂 丙 天上飞的野鸡公,特为二姐做媒公。 
蜂 丁 山珍齐全加海味,水里游的大虾公。 
张寡婆 呸啾!我还以为是个富贵人家,进门礼都是些山食野味,莫弄腥我的釟锅。(丢掉怀中的东西)封嫂子,我还有事呢,你们要坐就坐,要走嘛就走,我要关门了。 
蜂 甲 呃,慢点,慢点!让我和二姐当面讲一讲怎么样? 
张寡婆 大姐也好,二姐也罢,她们都不得答应。 
蜂 甲 要是答应了呢? 
张寡婆 哪个答应哪个去! 
蜂 甲 讲话算数? 
张寡婆 算数,算数!你们走吧,我要关门了。(推四人出,关中幕) 
 众  大姐二姐在哪里? 
张寡婆 (在中幕内)不晓得,你们去找嘛! 
蜂 甲 刻薄鬼,连茶都不筛一杯。 
众 蜂 都怪你不晓得做媒婆! 
蜂 甲 呸啾!我讲了我不会做媒嘛。走,找二姐去! 
 众  走!(下) 
    [幕 落 
  
    第五场 花园试心 
 
    [后花园,有一井台。大姐边打瞌睡边扇凉,二姐锄草。 
二 姐 (唱)汗淋淋,泪汪汪, 
       妹妹锄草姐姐玩。 
       后娘做事心两样, 
       哪年才到苦海边。 
大 姐 (瞌睡碰痛鼻子,醒,发现蝴蝶,追扑不着,哭介)喂呀,我的彩蝶!二丫头快来呀! 
二 姐 我要锄草! 
大 姐 (凶恶地)快来,帮我扑蝴蝶!(二姐无奈,放锄扑蝶) 
张寡婆 (喊上)宝宝女!宝宝女!(大姐打蝴蝶打中上来的寡婆)哎哟!瞎了限啊! 
大 姐 妈! 
张寡婆 哟,是你呀! 
二 姐 大姐,扑住了,扑住了! 
张寡婆 二丫头,叫你锄草你贪玩,还不去锄草?走!(打二姐) 
二 姐 妈!是大姐她…… 
张寡婆 什么她她她,还不快去! 
二 姐 是!大姐……(给蝴蝶,去锄草) 
大 姐 (捧蝶)嘻……嘻…… 
张寡婆 宝宝女,过来,过来呀! 
大 姐 不,我要玩蝴蝶! 
张寡婆 宝贝,过来!你听我讲! 
    (唱)今天两家来求亲, 
       讲的二姐一个人。 
       我看黎家黎公子, 
       家财万贯多金银。 
       我已应下这门亲, 
       到时换包你上门。 
       过后来了蔡家媒, 
       家底贫穷种阳春。 
       我不答应她死赖, 
       还要当面找你们。 
       二丫头答应由她去, 
       你可千万莫应承。 
大 姐 晓得,我答应蔡家就是了。 
张寡婆 蔡家?答应不得! 
大 姐 答应不得? 
张寡婆 死鬼也,答应不得!答应了你就要去种田,还要纺纱织布、挑水、砍柴…… 
大 姐 要种田?要织布?我不去!我不去! 
张寡婆 不去? 
大 姐 不去!不去!不去! 
张寡婆 好!这才是我的好宝贝女哩,哈……(下) 
    [众蜂仙上。 
蜂 甲 姐妹们,看!大姐、二姐都在花园里。 
 众  是呀! 
蜂 甲 我们先试一试大姐如何呀? 
 众  好! 
蜂 甲 先把化身隐去了! 
 众  是!(隐入花丛,变小蜂围大姐飞) 
大 姐 (不耐烦地拍打蜂)讨嫌!死开!死开! 
 众  哈…… 
大 姐 (惊)呃!笑什么?笑什么?人呢?哼! 
蜂 仙 (转化人形,围大姐飞舞。大姐看不见)大姐! 
    (唱)嗡嗡嗡,嗡嗡嗡, 
       蔡郎请我做媒公。 
大 姐 (拍打)哎呀!讨嫌死了!飞开!飞开!哼! 
众蜂仙 (唱)嗡嗡嗡,嗡嗡嗡, 
       蔡郎请我做媒公。 
       三两胭脂四两粉, 
       问你大姐肯不肯? 
大 姐 哼,穷鬼!三两胭脂四两粉就想讨我,不肯!不肯!不肯! 
蜂 仙 (唱)嗡嗡嗡,嗡嗡嗡, 
       蔡郎请我做媒公, 
       自己纺纱织彩锦, 
       问你大姐肯不肯? 
大 姐 碰到鬼哟!要我自己纺纱,不肯!不肯!不肯! 
    (赶蜂)走开、走开、走开,二丫头快来赶蜂! 
二 姐 (上)大姐热了,我给你扇风。 
大 姐 哪个要你扇风,赶蜂! 
二 姐 啊!哪里有什么蜂? 
大 姐 蜂来给你做媒公。 
二 姐 姐姐笑话了! 
大 姐 谁笑话你?你等着,哼!(下) 
众蜂仙 二姐! 
二 姐 谁呀?(回顾茫然) 
众蜂仙 二姐,我们是蜂姑娘! 
二 姐 啊!蜂姑娘,你们来了! 
众蜂仙 二姐,我们给你做媒来了! 
二 姐 (害羞)这……有话你们就讲吧! 
众蜂仙 二姐! 
    (唱)嗡嗡嗡,嗡嗡嗡, 
       蔡郎请我做媒公。 
       三两胭脂四两粉, 
       问你二姐肯不肯。 
二 姐 蔡郎他……(羞介) 
众蜂仙 二姐你讲呀,讲呀! 
二 姐 众姐妹! 
    (唱)二姐不嫌蔡家贫, 
       二姐不求金和银。 
       我爱蔡郎一片心, 
       生死愿做蔡家人。 
众蜂仙 (唱)嗡嗡嗡,嗡嗡嗡, 
       蔡郎请我做媒公。 
       自己纺纱织彩锦, 
       问你二姐肯不肯? 
二 姐 (唱)蔡郎勤奋把田耕, 
       二姐织布养家禽。 
       男耕女织理应当, 
       双手夺得好阳春。 
    [大姐拉张寡婆上,窃视。 
众蜂仙 二姐,你到底肯不肯? 
二 姐 肯! 
张寡婆 肯?肯,就嫁给蔡农夫!(二姐羞下) 
蜂仙甲 (化媒婆)张嫂子,二姐答应了,你没话讲了吧? 
张寡婆 她答应了就行,叫蔡郎明天就来接! 
蜂仙甲 明天一定来,众姐妹,走! 
 众  走!(下) 
张寡婆 呃呃呃!记得抬酒抬肉带米来,我就不得做赔本生意,记得了么?抬酒抬肉来…… 
大 姐 (耍娇)妈,二丫头嫁蔡郎,我也要嫁蔡郎! 
张寡婆 哎,鬼丫头!二丫头嫁给蔡农夫,你就嫁给那大富大贵的黎公子嘛。 
大 姐 (破涕为笑)啊!我嫁给黎公子,我嫁给黎公子! 
    [幕 落 
 
    第六场 成双配对 
 
    [张寡婆家灯火辉煌。 
张寡婆 (唱)老娘我今天喜洋洋, 
       大女成亲拜高堂。 
       三两胭脂盖麻脸, 
       顶替二女做新娘。 
       黎郎看上二丫头, 
       想法换包把他诳。 
       自古大鼓配大槌, 
       贵人才能配财郎。 
    [锣鼓声中,黎公子、老鸦婆、鸦小子等上。 
老鸦婆 张嫂子,新郎公迎亲来了! 
张寡婆 有请! 
老鸦婆 黎公子,见过岳母娘。 
黎公子 岳母在上,小婿有礼! 
张寡婆 有礼!(抬头一看)啊?妖怪!妖怪!(拉老鸦婆)鸦婆嫂,你不是说黎公子一表人材么? 
老鸦婆 是呀,难道有假? 
张寡婆 嗯…… 
老鸦婆 你说他嘴巴歪不歪? 
张寡婆 不歪! 
老鸦婆 眼睛斜不斜? 
张寡婆 不斜! 
老鸦婆 耳朵缺不缺? 
张寡婆 不缺! 
老鸦婆 鼻子正不正? 
张寡婆 不正……不正!啊!正正! 
老鸦婆 是呀,我讲的一表人材哪点不对呀! 
张寡婆 对不对,不是味! 
老鸦婆 那又哪点坏呀? 
张寡婆 坏倒不坏,象个妖怪! 
老鸦婆 你是怕有假?看,左手——, 
黎公子 黄金十两! 
张寡婆 不假不假! 
老鸦婆 右手—— 
黎公子 宝珠一串! 
张寡婆 是真是真! 
老鸦婆 怎么样? 
张寡婆 拜堂成亲! 
    [喜乐声。蜂甲扮媒婆上。 
蜂 甲 张嫂子,蔡郎到! 
张寡婆 啊!蔡家也真的来了? 
蜂 甲 约好的还能不来? 
黎公子 岳母娘,怎么又来了个蔡郎? 
张寡婆 你放心,我许了他一个丫环。 
黎公子 丫环? 
张寡婆 是丫环。老鸦嫂,你和黎公子先进屋歇歇,等我打发那丫环去了,好安心给你们成亲。 
老鸦婆 也是。走吧!(和黎等下) 
蜂 甲 蔡小哥,快来拜见岳母娘! 
蔡公子 岳母娘在上,受小婿一拜! 
张寡婆 哎呀!人倒长得漂亮,就是穷得连个屁都放不出。蔡公子呀,今天是头次拜见岳母娘,可有进见之礼? 
蔡公子 小婿家道贫寒,只带来纹银十两,以备婚礼之用。 
张寡婆 十两纹银?哼,草鞋钱都不够,还有呢? 
蔡公子 还有……(摊开两手) 
张寡婆 没有了? 
蜂 甲 那不是还有一双手! 
蔡公子 是呀!有了这双手,要吃有吃要穿有穿,要金银…… 
张寡婆 算了!算了! 
    (唱)家穷不要发洋晕, 
       二姐答应就成亲。 
       嫁妆我家陪不起, 
       锄头柴刀随你身。 
    (对内)二丫头,把你平日用过的锄头柴刀拿出来! 
二 姐 (上)母亲有何吩咐! 
张寡婆 你昨日答应跟蔡小哥成亲,我也不阻拦于你。今天他来了,你就跟着他去吧! 
二 姐 母亲,女儿出嫁,不知有些什么嫁妆? 
张寡婆 他一付穷酸相,你一把贱骨头,可怜你们吧,免得砍柴都没把柴刀。那锄头、柴刀就算你的嫁妆吧! 
二 姐 那衣物铺盖? 
张寡婆 衣物铺盖?哼! 
    (唱)你身上一套布衣裳, 
       一对花鞋脚上穿。 
       铺盖嫁妆陪不上, 
    (夹白)他不是说了嘛! 
    (唱)你们还有手一双! 
蜂 甲 硬是个刻薄鬼! 
二 姐 母亲,你…… 
蔡公子 多谢岳母! 
张寡婆 不消谢,你们走吧! 
蜂 甲 还没拜堂哪! 
张寡婆 去到蔡公子家慢慢拜吧,我今天的事情还多哩!(转身而进) 
蔡公子 (对张的背影)岳母请受女婿一拜! 
二 姐 (对张的背影)母亲请受女儿一拜! 
蜂 甲 拜她什么,快走吧!(拉二姐,二姐挣脱扑向神台放声大哭) 
二 姐 喂呀!我的亲爹亲生娘啊…… 
    [张寡婆、老鸦婆上。 
老鸦婆 哎呀!大喜日子,怎么哭起死人来了? 
张寡婆 是呀!莫打坏我的彩头。二丫头快走! 
    [蜂姑娘上。 
蜂 甲 二姐,走吧! 
蔡公子 二姐,走吧! 
    [众扶二姐下。 
张寡婆 哼!拜堂成亲! 
老鸦婆 奏乐!(黎公子、大姐牵红挂彩上。鼓乐大作)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互拜!(黎公子欲去揭面罩) 
张寡婆 (忙拦住)互拜、互拜! 
老鸦婆 夫妻互拜!哈…… 
    [幕 落 
 
    第七场 苦尽甜来 
 
    [中幕前,蜂姑娘甲持扇赶路上。 
蜂 甲 哈哈…… 
    (唱)二姐配了蔡小哥, 
       喜得我两脚快如梭。 
    (对内)姐妹们!(内应)快走罗! 
众蜂姑娘 来了!(上) 
     (唱)大姐出嫁坐花桥, 
        二姐出嫁脚爬坡。 
蔡公子 二姐走累了,我们摘朵彩云,让二姐腾云驾雾吧! 
 众  好哩!  
蜂 甲 你们要先赶回家去收拾新房。 
 众  好,我们先走了!(中幕启,众驾云而去)二姐快来! 
蜂 甲 来了!(与蔡公子二姐腾云驾雾而去。中幕闭) 
    [众复上。 
二 姐 我们好象坐在天上。 
蔡公子 是腾云驾雾哩! 
蜂 甲 二姐,前面就是菜花村。 
二 姐 啊,菜花村! 
蔡公子 那就是我的茅草房, 
二 姐 啊!真是茅草房。 
蔡公子 二姐呀! 
   (唱)我家住的茅草房, 
      不知二姐嫌不嫌? 
二 姐 (唱)只要能避风和雨, 
       蔡郎能住我无妨。 
蔡公子 (唱)家穷没有隔夜米。 
二 姐 (唱)苦菜充饥心里甜。 
蔡公子 (唱)衣单被薄难遮寒。 
二 姐 (唱)种花织布做衣穿。 
蔡公子 (唱)眼看灶里缺柴火, 
二 姐 (唱)砍回柴来进洞房。 
 众  (唱)双手勤劳样样有, 
       夫妻恩爱幸福长。 
蜂 甲 二姐,到家了。 
蔡公子 打开大门。(中幕开,现出富丽大厅) 
蜂 甲 二姐,你看! 
二 姐 这是哪个的家? 
蜂 甲 这就是蔡小哥和你的家。 
二 姐 蔡家住的茅草房,这可是个富豪家门! 
蜂 甲 二姐呀! 
    (唱)世间人心分恶善, 
       蔡郎装穷试心肠。 
       二姐勤劳心地美, 
       苦头吃尽应有甜。 
       蔡郎家中样样有, 
       不愁吃来不愁穿。 
       聚宝盆、百宝箱, 
       院中还有树摇钱, 
       织布也有巧机关。 
二 姐 蔡郎,这不是做梦吧! 
蔡公子 不是做梦,是真的呀!还有,我带你到后面去看看吧! 
二 姐 好呀!(二人下) 
蜂 甲 众姐妹,设香备案,拜堂成亲! 
众 蜂 好!(上) 
    (唱)神烛一对先点燃, 
       双喜迎门红满堂。 
       仙梨仙桃摆桌上, 
       夜光杯里流琼浆。 
       热热火火闹洞房, 
       气坏寡婆黑心肠。 
蜂 甲 奏乐! 
    [众扶二姐、蔡公子上。 
蜂 甲 一拜天地!二拜祖先!夫妻互拜!(蔡公子揭起二姐头上红纱巾) 
蔡公子 拜过众位大媒! 
二 姐 谢众位大媒! 
蜂 乙 (拖甲)谢这位封媒婆!哈哈…… 
蜂 甲 不敢,不敢,大家都是封媒婆! 
蔡公子/二姐 如此,请受我们一拜! 
众 蜂 不消! 
二 姐 要拜! 
 众  哈哈…… 
    (唱)嗡嗡嗡,嗡嗡嗡, 
       姐妹喜堂笑纷纷。 
       二姐蔡郎成婚配, 
       仙境凡间驾彩虹。 
    [幕 落 
 
    第八场 遇害换包 
 
    [中幕前。众鸦精拥黎公子上。 
黎公子 众小子! 
众 鸦 喳! 
黎公子 传老鸦婆! 
众 鸦 传老鸦婆! 
老鸦婆 (上)见过大王! 
黎公子 老鸦婆,前番叫你做媒讨二姐,你却将个麻婆大姐来骗我,该当何罪? 
众 鸦 讲! 
老鸦婆 哎呀!大王饶命,听我详说。 
黎公子 说! 
老鸦婆 为讨二姐,我费尽心机。张寡婆为攀高门,将其亲生之女换下二姐,恰中蔡公子下怀,夺去了你的美人,这与小子何干? 
黎公子 啊!是张寡婆?我要将她生吞活剥! 
老鸦婆 还有那蔡公子…… 
黎公子 蔡公子,菜花蛇,我不夺回二姐美娇娘,誓不罢休!先把麻婆大姐宰了! 
老鸦婆 她……她早就跑了! 
黎公子 众小子,追! 
众 鸦 哇!哇!哇—— 
    [众追下,灯暗转。 
    [中幕启。张寡婆正在花园折花。 
张寡婆 (唱)难逢喜鹊叫喳喳, 
       女嫁三朝回娘家。 
       大女最爱插花朵, 
       为娘折花等着她。 
       等她满载荣华归, 
       设酒摆宴杀鸡鸭。哈哈…… 
二 姐 (持篮上)母亲,孩儿回来了! 
张寡婆 啊!(见是二姐,冷淡地)回来就好!(张望大姐状) 
二 姐 孩儿带回少许薄礼,望母亲屈收。 
张寡婆 农夫佬,无非又是些山食野果,值几文钱。 
二 姐 母亲! 
    (唱)不孝女儿嫁东山, 
       三朝回家把娘看。 
       一篮薄礼望娘收, 
       略表蔡郎心一片。 
张寡婆 好,收下,收下!(接篮旁白)看看是些什么野物。啊?金银珠宝一满篮,这份礼可不少啊!(转口气)二丫头,回来看看娘就行了,何必拘这样大的礼! 
二 姐 蔡郎怕我路上不便,只带这些,今后再多送些给娘。 
张寡婆 (旁白)多送?还要多送呀!二丫头,啊!二女儿,这些都是借的吧? 
二 姐 母亲! 
    (唱)为儿不把母亲诳, 
       蔡家富足样样强, 
       金银财宝红玛瑙, 
       雕龙画栋高楼房。 
张寡婆 啊!不是住的茅草房? 
二 姐 不是! 
张寡婆 这穿的是—— 
二 姐 绫罗绸缎。 
张寡婆 啊呀呀,果然好打扮!二女儿,这一下该谢为娘的给你找了一个好主家吧? 
二 姐 多谢母亲。 
张寡婆 哎呀,只顾讲话,快进屋!我早就杀了鸡宰了鸭等着你回娘家,这花也是给你的,进屋歇歇去吧! 
二 姐 多谢母亲!(下) 
张寡婆 啊哟哟,蔡家也如此发财呀!哎,大女儿家只怕比她还要好得多。(狗叫声)啊!想是大女儿回了。待我再备一束花。 
     [狗叫,大姐披头散发打狗上。 
大 姐 妈呀,我的妈呀! 
张寡婆 (大惊)啊!我的宝贝儿呀! 
大 姐 娘啊!(抱张大哭) 
张寡婆 儿呀!你为何落得这般模样? 
大 姐 都怪你,都怪你!(打张)都怪你这老寡婆!呜…… 
    (唱) 黎郎本是毒蛇变, 
         住在深山大石岩。 
         好色贪婪黑心肝, 
         白骨满洞血满床。 
         原来已抢九房妻, 
         玩烦弄厌被吞咽。 
         唬得为儿心胆寒, 
         还骂为儿麻婆娘。 
         关进黑洞他不管, 
         我壮胆偷偷跑下山。 
    娘呀……(大哭) 
张寡婆 天哪!这可怎么得了呀……(大哭) 
大 姐 都怪你!是你害杀我了呀…… 
张寡婆 哎呀!这可叫我怎么办呀……(突然哭止)呃,有了,我何不来他个二度换包,让我宝宝女去那蔡家享受荣华富贵!就这么办!儿呀,过来,快过来!(耳语) 
大 姐 嗯,我装不象,装不象! 
张寡婆 嘘!小声点,快去收拾一下!(给大姐整容)二女儿,你看谁回来了! 
二 姐 (上)姐姐,一路辛苦了! 
大 姐 二丫头,啊,妹妹也辛苦了! 
张寡婆 大女儿,你陪妹妹在花园玩一会儿,我给你们炸糖糍粑去。(下) 
二 姐 姐姐,看你脸色不好,是为何来? 
大 姐 喂呀……(假哭)妹妹呀! 
    (唱) 妈妈做事心分岔, 
         妹妹嫁了富豪家。 
         为姐嫁的穷罗汉, 
         吃穿用住样样差。 
         想起日后千般苦, 
         不如投井早自杀。 
    [故作投井。二姐拉住。 
二 姐 姐姐,不必如此。 
     (唱) 姐姐不必太悲伤, 
         刻苦勤劳自有甜。 
         黎家蔡家连襟好, 
         有难二姐定相帮。 
大 姐 妹妹,你看为姐穿的戴的哪样比得上你?喂呀…… 
二 姐 姐姐,这样吧!我这些穿戴都给你,我回去再做! 
大 姐 这可使不得。 
二 姐 不必谦让。这是几两银子,这是金钗、玉簪,还有这衣裙…… 
     [大姐穿戴。张寡婆藏石山后探视。 
大 姐 如此多谢小妹了。(拉出一彩巾)妹妹!这是什么? 
二 姐 这是蔡郎给我的彩云,只要挥三下即可乘云而归。 
大 姐 啊!让我等会试玩一下好吗? 
二 姐 这……好吧,玩一下一定还我。 
大 姐 一定还的。妹妹,这样穿戴起来,你看姐姐可象妹妹? 
二 姐 象极了。(张给大姐示意) 
大 姐 嗯,不象,不象。妹妹,我们到井台上照照,看究竟象也不象。 
二 姐 好!(二人上井台照看) 
大 姐 妹妹,我看不象,你仔细再看看。(二姐俯首细看,大姐乘机把二姐推下井)哼!要你象个鬼! 
张寡婆 (转过石山)啊!还在叫喊哪!(推石下井)哼!宝贝儿,这一下蔡郎是你的罗!快走吧! 
大 姐 妈,只是我这麻脸…… 
张寡婆 哎,麻脸要什么紧来,把水粉打他三寸厚!(帮扑水粉) 
大 姐 要是蔡郎发现了呢? 
张寡婆 你就说是回娘家炸粑粑爆的。 
大 姐 那好,妈!我就走了。 
张寡婆 怎么走! 
大 姐 (示彩巾)蔡郎的彩云。(挥三下,乘云而去) 
张寡婆 (向天空)早点回来接妈!(转身望井,井中冒一股青烟,飞出金丝鸟。张唬得跌坐于地。) 
金丝鸟 (唱)啾啾啾,啾啾啾, 
       后娘心肝黑溜啾。 
       麻婆大姐心坏透, 
       二姐屈死不甘休。 
张寡婆 啊!(爬起来赶鸟)嗬嘘!嗬嘘……(鸟飞去) 
    [乌云滚滚,电闪雷鸣。黎公子从天而降。 
黎公子 (恶狠地逼着张转)张寡婆,你好大的胆!竞敢拿麻婆大姐换了我的美姣娘。二姐现在何处? 
张寡婆 她……她飞走了! 
黎公子 飞走了?哈哈,你还敢骗我! 
张寡婆 不敢,不敢!她是飞了! 
黎公子 飞往何方? 
张寡婆 那边,东、东山! 
黎公子 好个老奸婆!众小子! 
众 鸦 喳! 
黎公子 挖掉她的眼,食尽她的肉! 
众 鸦 喳!(架张下) 
张寡婆 啊…… 
黎公子 老鸦婆,追上东山,夺回二姐美姣娘!走! 
    [众鸦随黎追下。 
    [幕 落 
 
    第九场 原形毕露 
 
    [蔡家绣楼。蔡公子戴草帽、持鞭赶牛上。 
蔡公子 劈!劈——哟! 
    (唱)阳春三月景色新, 
       春风伴我回花村。 
       苦修千年成正果, 
       永做勤劳善良人。 
    二姐,饭煮好了吗?我饿了!(无人应)二姐! 
    呃,讲定今上午回来,怎的不见人呢?只怕是跟我开玩笑吧。二姐! 
大 姐 蔡郎回来了? 
蔡公子 回来了!二姐,回到娘家,母亲对你可好? 
大 姐 好!又杀鸡又宰鸭,冷油巴巴上芝麻。 
蔡公子 那就好!今后我也多去探望岳母娘。(望大姐)呀!二姐,你回娘家一趟,怎么就麻了脸? 
大 姐 这……啊!这是炸粑粑时油花溅的。你……嫌我了吧?(忙打粉。) 
蔡公子 不!不不!二姐你脸麻心不麻,面丑心不丑,我象过去一样喜欢你。 
大 姐 喜欢我,喜…… 
蔡公子 快去做饭吧,我都饿坏了。 
大 姐 要我做饭,我不会! 
蔡公子 莫开玩笑了,去吧,我饿坏了! 
大 姐 唉!(旁白)不去不行,去又不会做,这…… 
蔡公子 二姐,去呀! 
大 姐 好,我就去。 
蔡公子 哈哈,真是个贤德之妻啊! 
    (唱)二姐勤劳又贤良, 
       心灵手巧样样强。 
       相敬如宾心头暖, 
       但愿夫妻恩爱长。 
大 姐 (内声)蔡郎,米缸在哪里? 
蔡公子 米缸?不就在床后边!你看我二姐,回家一趟连米缸都记不着了,咳!哈…… 
大 姐 (内声)蔡郎!水缸呢? 
蔡公子 水缸?不就在大门边?只怕是她娘变好把她喜饱了。哈哈…… 
金丝鸟 (于窗外)啾啾啾,蔡小哥! 
蔡公子 呃!谁又叫我蔡小哥? 
金丝鸟 啾啾啾,蔡小哥! 
蔡公子 啊,原来是只金丝鸟!你有什么事? 
金丝鸟 蔡小哥!(窗外唱) 
       啾啾啾,啾啾啾, 
       蔡郎高兴二姐忧。 
       大姐二姐换了包, 
       蔡郎蒙在鼓里头。 
蔡公子 什么,大姐二姐换了包?(醒悟)哎呀!刚才那不是麻婆大姐么,咳,真该死呀! 
    (唱)夫妻恩爱迷住了我的眼, 
       善良诚实蒙住了我的心, 
       仙家几乎被那凡人骗, 
       粗心大意未曾思虑假与真。 
金丝鸟 (唱)麻婆大姐象疯狗, 
       把我推下井里头。 
       郎若不忘情和义, 
       为我二姐报冤仇。 
蔡公子 不报此仇不罢休!金丝鸟,你且下来! 
金丝鸟 (飞到蔡手中)啾…… 
蔡公子 (用笼装鸟)你暂且停在这窗口,我叫蜂仙姐妹们把你的尸身护起来,即刻就回!(下) 
大 姐 (拿扇子拍烟上)哈叱!烟死人! 
    (唱)只怪我娘主意歪、 
       要我换包蔡家来。 
       又做饭来又煮菜, 
       还要上山去打柴。 
       蔡家有福不会享, 
       要他请个丫环来。 
    哼!(把扇子丢掉去梳头) 
金丝鸟 啾……啾…… 
大 姐 (惊退)啊?鬼鸟子,吓死我了! 
金丝鸟 哈哈…… 
大 姐 你笑什么,哼! 
金丝鸟 (唱)啾啾啾,啾啾啾, 
       不怕丑来不怕羞, 
       抢我的镜子照麻脸, 
       夺我的梳子梳狗头。 
大 姐 (吓得蒙住耳)你再唱,我就打死你! 
    [金丝鸟又唱。 
大 姐 (取棒打鸟)哼! 
    (唱)看你吵,看你闹, 
       鬼都要你死二道。 
       先挖心肝后拔毛, 
       四两麻油将你炒。(下) 
蔡公子 (上唱)二姐阴魂早收好, 
         看你麻婆有多刁。 
         且把鸟肉作诱饵, 
         金钩收你命一条。 
    二姐,饭做好了吗?(把小钓竿放桌边) 
大 姐 蔡郎,请你吃鸟肉! 
蔡公子 啊!那鸟你打死了? 
大 姐 它拉屎拉在我头上,我就打死了!看啦!看啦! 
蔡公子 打死也罢。吃饭! 
大 姐 (狼吞虎咽,卡喉)啊!啊呀…… 
蔡公子 哈哈……麻婆大姐,这就叫做害人终害己,恶果自己吞!(把钩竿蹬得打圈圈,大姐随着叫喊旋转)去! 
    (插死大姐) 
    [中幕闭。 
蜂仙甲 (上)蔡小哥,二姐尸身搬上了紫霞仙山。 
蔡公子 好,马上叫二姐起死回生! 
蜂仙乙 蔡小哥,黎公子抢人来了! 
蔡公子 既然黎公子不讲情理,那就叫他有来无回!走! 
    [幕 落 
 
    第十场 仙境重逢 
 
    [紫霞仙山,红花烂漫。二仙守护着躺在花草间的二姐。 
蔡公子 (背弓持叉上,甲乙随上) 
    (唱)踏云乘风回仙岳, 
       心惦二姐步如梭。 
       助善除恶扬正气, 
       普天同奏桃源歌。 
二蜂仙 蔡小哥! 
蔡公子 二姐!(对天)“仙草含珠”来!(仙草飞下,对二姐照介) 
二 姐 (苏醒)啊呀,好一场梦也! 
 众  二姐! 
二 姐 此是何处! 
蜂 甲 此乃紫霞仙山。二姐,多亏众姐妹和蔡郎搭救于你呀! 
二 姐 多谢众位大姐搭救之恩! 
蔡公子 二姐! 
二 姐 蔡郎—— 
蜂 乙 蔡小哥,黎公子来了! 
蔡公子 好,定要把他打下凡尘,重新修炼!二姐,(递珠)你把它放在身旁,妖孽不可近也! 
二 姐 是!(蔡扶二姐于山后,众鸦喊杀上,与众蜂——对战,过场) 
黎公子 (上)蔡公子,还我美姣娘! 
蔡公子 黎公子,当日劝你从善弃恶,至今不悟,那就莫怪为弟无情。今天要你五百年半仙之体毁之一旦,看叉! 
    [二人开打,几经苦斗,黎吐烟,蔡昏倒。二姐持珠闪光救助了蔡。最后黎败下,蜂追鸦上。鸦群飞天,蔡一箭落三鸦,追下。 
    [老鸦婆被蜂仙甲追上,开打,败而变大鸦大叫三声逃下。 
黎公子 (暗上)哈哈,我的美姣娘!(近前,宝珠闪光不可得,举枪欲投) 
蔡公子 (上)看箭!(黎公子倒地化蛇被斩)二姐! 
众蜂仙 (上)二姐! 
蔡公子 看,妖孽除尽! 
众蜂仙 春色满园! 
    (合唱)嗡嗡嗡,嗡嗡嗡, 
        蔡郎二姐喜相逢, 
        扫尽邪恶春满园, 
        仙境凡间庆大同。 
    [幕 落 
    [剧 终 

来源:创作剧本集   1983-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