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途径:
检 索 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唱词剧本
 
 

湖南地方戏剧· 唱词剧本《两块匾》

编剧:侯知文

人 物:杨伯林 刘南周 柳文正 刘秀英 
     春 香 熊 彪 吴光彩 普 静 
     刘 安 中 军 家 院 门 官 
     二旗牌 四校尉 众武士 禁 子 
     差 役 龙 套 家 将 
 
     第一场 投亲遇难 
 
    [刘相府花厅。 
    [刘南周上,家院随后上。 
刘南周 (念)只为亲翁被判斩, 
       老夫担心受牵连。 
    (坐白)老夫,刘南周。只因朝廷奸臣当道,老夫借故告职还乡。近来闻听亲翁被斩,倒叫老夫行坐不安。柳刘两家再若结亲,岂不连累老夫全家? 
    (沉思)这……这便怎好? 
    [柳文正急上。 
柳文正 (唱)离虎口奔波在生死路上, 
       恨奸贼陷害我父母双亡。 
       柳文正为逃命天涯流浪, 
       从湖南到四川投亲他乡。 
    (白)来此刘相府,门上哪位在? 
家 院 (出门看)你是甚等样人? 
柳文正 我乃湖北荆州府公安县柳家村人,名叫柳文正。 
家 院 啊!原来是姑老爷到了,老奴不知,休得见怪。 
柳文正 好说。烦劳大伯,禀知相爷,说我投亲来了。 
家 院 请姑爷稍候,待老奴通报就是。 
柳文正 有劳了。 
家 院 (进门)启禀老相爷,柳公子投亲来了。 
刘南周 (惊状)啊!他来了?(思考)请他进来。 
家 院 是。(出门)相爷有请。 
柳文正 (进门)岳父在上,小婿拜见。 
刘南周 免,一旁看坐。 
柳文正 告坐。 
刘南周 (故意问)你不在家攻读诗书,山遥路远,到此何事? 
柳文正 特来投亲。 
刘南周 投亲?! 
柳文正 岳父呀! 
    (唱)可恨奸贼陈干炳, 
       要斩我家一满门。 
       小婿到此来逃命, 
       还望岳父保安宁。 
刘南周 啊—— 
    (旁唱)我若将他来藏隐, 
        奸贼知道不饶人。 
        有备无患须谨慎, 
        不可惹火自烧身。 
    (转身对柳)贤侄呀!奸贼陷害你家满门,老夫感到痛心疾首,本应留你在府,又恐陈干炳知道,误你前程,这便怎好? 
柳文正 小婿的安危,全仗岳父了。 
刘南周 唉!而今奸贼弄权,忠良朝不保夕,老夫退避故里,贤侄之事,恐怕…… 
柳文正 你…… 
刘南周 依我之见,你不如远走他乡,隐姓埋名,发奋攻读,将来功名成就,好与你爹娘报仇雪恨! 
柳文正 岳父呀!事到如今,我确实是走投无路了! 
刘南周 老夫送你五百两花银作费用就是。家院,拿银两来。 
家 院 (欲下) 
柳文正 且慢!银两我不受。 
刘南周 你要何物? 
柳文正 念在我父与你同朝共事,义胜桃园,容我在贵府暂避一时罢了。 
刘南周 陈干炳早知柳刘两家有亲,他若派人前来捉拿于你,岂不连累老夫一家?(决然地)你还是离开此地为妙! 
柳文正 哎呀!岳父呀!奸贼扬言:要将我全家斩草除根。眼见小婿含冤受屈,难道你……你你你就见死不救了么? 
刘南周 这……(思索地)哎呀,柳公子呀!并非老夫见死不救,你怕斩草除根,难道我就不怕株连全家了么? 
柳文正 (无奈地)好!既然如此,那就告辞了! 
刘南周 缓!事到如今,老夫对你实言罢了,你把那只碧玉宝钏退还与我。 
柳文正 你,这这这…… 
刘南周 宝钏不退,吾女的终身怎么办?难道能让她跟你担一辈子风险不成? 
柳文正 天理,良心哪! 
刘南周 莫怪老夫,我也是顾不得了。家院,把宝钏与我拿了过来! 
柳文正 罢!罢!罢!(把宝钏交给家院) 
    [刘安急上。 
刘 安 启禀相爷,大事不好! 
刘南周 何事惊慌? 
刘 安 朝廷左相陈干炳,派心腹家将熊彪前来我府搜查柳文正! 
刘南周 哎呀!(紧张状,对柳)你你你快走吧! 
柳文正 (惊而无主)这这这…… 
家 院 柳相公,事已危急,不能出府,随我到书房躲避! 
    (拉柳急下) 
    [四校尉引熊彪上。 
熊 彪 (念)奉了左相令, 
       捉拿柳文正。 
    人来! 
众校尉 有! 
熊 彪 闯入刘相府!(进刘府) 
刘南周 熊将军驾到,恕老夫未曾远迎,请坐,请坐! 
熊 彪 刘相爷,可知我的来意? 
刘南周 老夫不晓,请将军指点。 
熊 彪 闻听柳文正潜逃你府,可有此事? 
刘南周 确有此事。 
熊 彪 赶快把他交给我。 
刘南周 可惜将军来得不巧。 
熊 彪 为何不巧? 
刘南周 柳文正前来投亲,老夫不允,毁了亲事,他一气就冲出了府门。 
熊 彪 一派胡言!(对众校尉)来呀,与我搜! 
众校尉 是。(欲搜) 
刘南周 且慢!请问将军,柳刘两家结亲,何物为证? 
熊 彪 碧玉宝钏。 
刘南周 将军请观。(递宝钏) 
熊 彪 (接宝钏看)他逃到哪里去了?(还钏) 
刘南周 老夫不知。 
熊 彪 左相有令,谁若隐藏反叛之子,全家诛之,如有半点瓜葛,取其首级! 
刘南周 是,是。 
熊 彪 人来,打马转过成都府!(校尉引熊下) 
刘南周 刘安。 
刘 安 在。 
刘南周 速去府外巡视,如有动静,及时禀告老夫。 
刘 安 遵命!(下) 
刘南周 (对内)家院,叫柳公子走来! 
    [柳文正上,家院随上。 
刘南周 好险呀好险呀!陈左相有令,谁若隐藏反叛之子,全家诛之,如有半点瓜葛,老夫性命难保,你赶快与我写下退婚文书,速速逃命去吧! 
柳文正 哎!想我柳文正,这回来投亲就来错了呀! 
    (唱)指望投亲有照应, 
       谁知落井陷深坑。 
       我父待他恩义厚, 
       他今待我当仇人。 
       夺回宝钏把婚毁, 
       狠将落难人赶出门。 
       我乃耿耿忠良子, 
       羞与猪狗做一群。 
       罢!罢!罢! 
       挥笔写下退婚状, 
       且往天涯暂藏身。 
    [走至桌前写退婚状 
       立退婚人柳文正, 
       含恨休妻刘秀英。 
       听凭小姐另选嫁, 
       特立退婚作证凭。 
    [柳文正将退婚文书扔给刘南周,一气冲出相府。 
刘秀英 (内唱)走哇—— 
    [春香引刘秀英上。二家丁退下。 
刘秀英 (唱)适才家院报一信, 
       绣楼急坏刘秀英。 
       怒气不息二堂进, 
刘南周 (唱)我儿到此为何因? 
刘秀英 (生气)打坐!(春香端椅子给秀英坐) 
刘南周 儿啊!你怒气不息,却与谁来? 
刘秀英 就与爹爹你来! 
刘南周 与为父何来? 
刘秀英 闻听柳相公一家遭受不白之冤,他千里迢迢前来投亲避难,爹爹却把婚事毁了,可是当真? 
刘南周 不错。为父正好要去告诉你,这是他退回的宝钏和毁婚文书,我儿拿去观看。 
刘秀英 哎——呀—— 
春 香 小姐! 
刘秀英 (唱) 
       看罢文书满腔恨,满腔恨, 
       见宝钏,心中好似烈火焚。 
       婚姻大事非儿戏, 
       爹爹呀—— 
       你逼他毁亲为何因? 
       忙将文书来撕毁…… 
    (秀英把文书扯毁) 
刘南周 你你你…… 
刘秀英 (唱)你今做事太绝情! 
       喂呀呀……(哭状) 
    [春香扶小姐坐。 
刘南周 儿呀! 
     (唱)当朝左相陈干炳, 
       要斩柳家一满门。 
       倘若不把婚事毁, 
       大祸临头难担承。 
刘秀英 (唱)既然柳家遭不幸, 
       就该为他鸣冤情。 
       落井下石心肠狠, 
       助纣为虐落骂名。 
刘南周 (唱)非是为父心肠狠, 
       熊彪刚才来捉人。 
       幸好我把婚事毁, 
       逢凶化吉才安宁。 
    儿啊!如今奸臣当道,为父也是出于无奈,你该好好想一想啊! 
春 香 小姐呀! 
    (唱)柳刘两家把婚订, 
       府内府外都知情。 
       苟且偷安毁亲事, 
       臭名远扬羞熬人。 
刘秀英 (哭)喂呀呀…… 
刘南周 春香,休要放肆,快与我下去! 
春香 (不服地,自言自语)下去就下去!(边讲边下) 
刘南周 儿呀!不要难过,这门亲事不毁,不但有误你的前程,还要连累全家受罪。左相有令,谁若隐藏反叛之子,全家诛之,如有半点瓜葛,也要杀头啊! 
刘秀英 爹爹,女儿有一事不明,要向爹爹请教。 
刘南周 你说吧! 
刘秀英 听道!当初西洋国侵犯我国边境,主张发兵征剿,出阵平敌者是谁? 
刘南周 乃是亲翁柳金斗。 
刘秀英 主张贿赂求和,按兵不动者是谁? 
刘南周 是陈干炳。 
刘秀英 曾记那年,爹爹失手打伤陈干炳的儿子陈官球,在圣殿奏本,要将爹爹处斩者是谁? 
刘南周 也是陈干炳。 
刘秀英 五凤楼前保救老爹的又是谁? 
刘南周 乃是亲翁柳金斗。 
刘秀英 是呀!如此说来,柳家到底是忠良还是反叛呢? 
刘南周 儿呀!如今奸臣势大,柳家之事,不提为妙。 
刘秀英 爹爹呀!柳家既是忠良,那你就要伸张正气,为他的忠魂昭雪,助他的后代荣幸,才是道理。毁掉柳刘两家亲事,岂不长了奸贼之志,灭了忠良之威么? 
刘南周 哎呀,此话千万不要张扬在外,若被陈干炳知道,那就吃罪不起! 
刘秀英 为人在世,应该见义勇为,当仁不让! 
刘南周 你乃闺阁之女,懂得什么! 
刘秀英 如果是明哲保身,苟且偷安,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讳,我的老爹爹呀—— 
    (唱)想当初老爹在朝为公侯, 
       陈干炳与你结下死对头。 
       可记得那年朝廷做皇寿, 
       只因你失手打伤陈官球, 
       老奸贼借故报复下毒手, 
       几次哭奏五凤楼。 
       皇上酒醉开了口, 
       要斩爹爹情不留。 
       多亏忠良柳金斗, 
       五凤楼前把情求。 
       你见亲翁恩情厚, 
       两家订亲结鸾俦。 
       今日柳家遭陷害, 
       柳郎到此把亲投。 
       理当设法将他救, 
       还应替他报冤仇。 
       你你你—— 
       昧了良心下毒手, 
       逼他毁亲把妻休。 
       要我另嫁难从命, 
       倒不如碰死在二堂门口! 
    [秀英欲撞死,刘南周急忙劝阻。 
    [春香急上扶秀英坐。 
刘南周 儿呀,死就死不得呀! 
刘秀英 (哭)喂呀呀…… 
    [刘安急上。 
刘 安 启禀相爷,成都知府差人求见。 
刘南周 好。(刘安下)春香过来。 
春 香 相爷有何分咐? 
刘南周 退婚之事,小姐一时想不通,你要好好相劝。 
春 香 小姐的脾气,相爷是知道的,你老人家还劝不通,要奴婢相劝,那就好比高山滚鼓——不通!不通!(扑通) 
刘南周 那就得好好侍奉,白天要行坐不离,晚上要同床而卧,出了意外,决不饶你。 
春 香 奴婢遵命。 
刘南周 唉!真叫我左右为难。(下) 
刘秀英 (哭)喂呀呀…… 
春 香 小姐,事到如今,急也无用,听人说成都知府为官正直,扶济忠良,他听说柳家遭难,正在派人打听柳公子的下落。依奴婢之见,你我不如寻找柳相公去。 
刘秀英 我与他人生面不熟,又到那里去找呢? 
春 香 刚才听老家院言道,柳相公刚去不久,必定离城不远。 
刘秀英 好便虽好,怎奈女流之辈,穿街走巷,多有不便。 
春 香 小姐,我倒有一计。 
    [春香对刘耳语。 
刘秀英 (点头)此计甚妙。 
春 香 走吧! 
    [刘、春同下。 
 
    第二场 知府骂相 
 
     [成都府衙。 
     [衙役急上。 
衙 役 忙将柳家事,报与太爷知。(进府)有请太爷! 
    [杨伯林上。 
杨伯林 (念)做清官,扶持朝政, 
       积功德,造福黎民。 
衙 役 参见太爷! 
杨伯林 免。命你打听柳公子一事如何? 
衙 役 柳公子昨日前来刘相府投亲,刘相爷害怕株连,夺回宝钏,毁了亲事…… 
杨伯林 你在怎讲? 
衙 役 赶走了柳公子! 
杨伯林 刘南周呀刘南周,你贪生怕死,不顾旧情,背信弃义,忍心退亲,倘若柳公子落在狐群狗党手中,岂不要断送他的性命?这这这(思考)有了!丢官罢职有何恨,要救忠良后代根。衙役! 
衙 役 在! 
杨伯林 命你带领武士,监视奸党,柳公子如若落入暴徒手中,你等与我劫回府来,说本府要审讯! 
衙 役 遵命!(下) 
杨伯林 家将! 
家 将 (上)在! 
杨伯林 命你带领四十名差役,分头打听柳公子的去向,得知下落,火速将他接进府来,不得有误! 
家 将 遵命!(下) 
    [门官急上。 
门 官 启禀太爷,左相家将熊彪到。 
杨伯林 有请! 
门 官 (对内)有请熊将军! 
    [四校尉引熊彪上。 
杨伯林 熊将军请坐! 
熊 彪 有坐! 
杨伯林 请问熊将军,你是路过本府,还是特到本府? 
熊 彪 特到你府。 
杨伯林 到本府何事? 
熊 彪 奉左相之命,前来捉拿反叛之子。 
杨伯林 反叛之子是谁? 
熊 彪 就是那柳金斗之子柳文正。 
杨伯林 柳文正!? 
熊 彪 嗯! 
杨伯林 他现在哪里? 
熊 彪 现已潜逃成都境内,请杨太爷派人协助擒拿。 
杨伯林 他身犯何罪? 
熊 彪 这…… 
杨伯林 罪犯哪条? 
熊 彪 那…… 
杨伯林 无罪无过,随意提人,不怕黎民百姓怨恨我们吗? 
熊 彪 他父乃是反叛,在朝蛊惑人心,扰乱朝纲,现已处斩,你可知晓? 
杨伯林 蛊惑人心,扰乱朝纲者是谁,满朝文武自有评说! 
熊 彪 你你你…… 
杨伯林 他父纵然犯了王法,与后代又何干何纪? 
熊 彪 柳文正目无朝廷,心有不服,理应诛之! 
杨伯林 可有罪证? 
熊 彪 左相有手谕,你看! 
杨伯林 (接过手谕看)“限期三月,将反叛之子柳文正捉拿归案,若有隐藏,全家诛之;如有瓜葛,取其首级”。哦,这就是罪证吗? 
熊 彪 不错,这就是罪证! 
杨伯林 哈哈! 
熊 彪 哼哼! 
杨伯林 哈哈! 
熊 彪 哼哼! 
杨伯林 哈哈哈…… 
熊 彪 你因何发笑? 
杨伯林 听道! 
    (唱)见手谕果真是荒谬可笑, 
       蒙圣上害忠良不打自招。 
       柳文正犯何律全然不晓, 
       为什么要拿他定罪开刀? 
熊 彪 (唱)这些事你不须过虑思考, 
       若抓住反叛子必得功劳。 
杨伯林 (唱)我不能沾人血涂染纱帽, 
       我不能踏人尸攀求官高。 
熊 彪 (唱)我劝你休得要情性高傲, 
       为朝廷除叛逆切莫动摇。 
杨伯林 (唱)我只知秉公正主持义道, 
       把人命当草叶法律不饶。 
熊 彪 (唱)成都府说此话胆量不小, 
       要知道违令者定斩不饶。 
     [熊彪举刀吓杨,杨挺胸向前。 
杨伯林 呕!呕!呕! 
     (唱)用权术压群臣令人可恼, 
       怕丢官畏强权何为英豪。 
       陈干柄对本府早有计较, 
       九龙口我与他曾把锋交。 
       俺吏部降六级威德不倒, 
       纵然是取首级也不求饶。 
       柳金斗为国家忠心报效, 
       反落得斩午门冤死阴曹。 
       骂一声老奸贼惨无人道, 
       他还想施毒计打鸟绝巢。 
熊 彪 哎呀呀呀……(凶狠狠地一足踏至凳上,指斥杨伯林)你真是铁打的脑袋呀! 
    (唱)杨伯林骂左相非理无道, 
       为叛逆鸣冤屈罪恶滔滔。 
       你胆敢将王法置之渺小—— 
    (白)人来! 
众校尉 有! 
熊 彪 (唱)快将他上镣铐押解回朝! 
    [众校尉持刀向前欲拿杨,门官举刀保护杨。 
杨伯林 谁敢! 
    (唱)无圣旨谁胆敢把我镣铐? 
       待来日修表章面奏当朝。 
       成都府岂容你张牙舞爪—— 
    (对内喊)人来! 
    [众武士,龙套一齐应声:“有”!一个个威风凛凛举着枪上。 
杨伯林 (唱)不许他在此地枉法逍遥! 
    [众武士、龙套随着杨伯林追逼熊彪绕一园场。 
杨伯林 与我赶出府去! 
众武士 (高呼)走—— 
    [熊彪与众校尉狼狈地跑下。 
    [切光。闭幕 
 
    第三场 绝路逢生 
 
    [二幕前。吴光彩鬼鬼祟祟地溜上。 
吴光彩 (课子) 
        我乃道人吴光彩, 
        原在知府当公差。 
        只因贪财把人害, 
        太爷得知恼胸怀。 
        将我逐出府门外, 
        混进庙堂假吃斋。 
        说我吃斋也古怪, 
        见了荤菜把口开。 
        鸡鸭鱼肉样样爱, 
        还想贪恋女裙钗。 
        我本想假借募化把钱拐, 
        又谁知遇着知府巡大街。 
        幸好我两脚走得快—— 
    [走矮步,绕园场,两边看。 
    (夹白)不好!杨太爷巡察街道过来了! 
    (接诉课子) 
        我忙回庙内躲起来! 
        躲起来!(溜下) 
    [二幕开。现出城隍庙。 
    [柳文正拿着一根竹杆,端着一只饭碗急急忙忙走上。 
柳文正 (唱)相府冲出柳文正, 
       城隍庙内且安身。 
       黉门秀士逢逆运, 
       沿街求食度光阴。 
     [幕后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声:“慢走——” 
     [柳回头一看,惊慌。 
柳文正 啊嗬,不好! 
    (唱)后面有人跟踪我—— 
       走!(绕园场) 
    [二校尉追上。 
二校尉 站住!你是甚等样人? 
    [柳文正吓得碗掉在地下,灵机一动,甩掉竹杆,突然装疯。 
柳文正 (狂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哈……赔碗来,赔饭来…… 
校尉甲 呸!你可是柳文正? 
柳文正 哈哈哈!什么正?什么偏?圣明君子要上天!上天罗——上天罗!哈哈哈! 
校尉乙 你要是装疯,我就杀了你!(举刀吓柳) 
柳文正 哈哈哈……赔碗来!赔饭来!哈哈哈……! 
校尉甲 哎!原来是个要饭的疯子,我们走! 
校尉乙 走!(二校尉下) 
柳文正 啊——(接唱下句) 
          险些一命丧残生。 
          两脚飞奔庙门进, 
    [柳文正走进庙内,突然幕后一阵喊声:“追——呀!” 
    (接唱)到处追我真吓人。 
    哎呀不好!奸贼布下天罗地网,四处捉拿于我,这便怎好? 
    (沉思状)罢了!人生在世,终有一死,断送奸贼之手,不如自洁其身罢了! 
    (唱)咬牙大骂陈干柄, 
       要杀文正枉费心。 
       我今世不能把仇报, 
       来生拿你点天灯。 
       身边解下无情带—— 
    (取下腰间带子,跪拜) 
       拜谢爹娘养育恩。 
    老爹爹!老娘亲! 
       黄泉路上将儿等—— 
    [柳文正把带子系在鼓架上,上吊。 
    [刘秀英与春香扮男装上。 
刘秀英 (接唱下句) 
       扮男装找夫君。 
春 香 小姐,行路辛苦,不免到庙里歇息片刻再走。 
刘秀英 好。 
    [二人进庙门,春香突然惊状。 
春 香 哎呀,不好,鼓架上面吊了一个人! 
刘秀英 赶快解了下来! 
    [春香解带,秀英扶柳坐,柳昏迷状。 
春 香 小哥苏醒! 
柳文正 (唱)昏昏沉沉把眼睁—— 
    [柳见身边有人,突然惊疑。 
    (旁唱)谨防奸细来捉人。 
刘秀英 请问小哥,因何在此自缢? 
柳文正 (装疯)赔碗来,赔饭来…… 
春 香 呸!谁要了你的碗,你莫认错人! 
柳文正 (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升天喽—— 
春 香 (惊状)哎呀!原来是个讨饭的疯子,我们走吧! 
刘秀英 且慢!观看此人的穿戴,不像是个要饭的疯子,听他说话,并非本地人,待我去试探一番。(走近柳的身旁)小哥,你乃年轻之人,自寻绝路,必有原因。我们乃是善良之人,有话可对我们实言。 
春 香 是呀!我家公爷乃是读书之人,斯文之辈,你何必装疯吓人! 
柳文正 (镇定一下,对刘、春二人打量一番)你们真是善良之人? 
刘秀英 小哥放心,我们若是歹人,焉能搭救于你! 
柳文正 (感触地)这…… 
刘秀英 小哥呀! 
    (唱)人生有志天涯奔, 
       枯草逢春定发青。 
春 香 (唱)俊杰之人识时务, 
       自寻绝路为何因? 
刘秀英 (唱)倘若身遭冤和恨, 
       请把原由说分明。 
春 香 你有何冤屈,尽管对我家公爷说来。 
柳文正 唉!仇大冤深,你们解不了我的心头之恨,说也无用。 
刘秀英 常言道:出门靠朋友,天涯若比邻。纵然不能为你解恨,说将出来,我与你作个商量也好。 
柳文正 如此请听! 
    (唱)小人家住湖北省, 
       冤屈重重比海深。 
       父母惨死奸贼手, 
       虎口之内难容身。 
       流离成都来逃命, 
       投亲不成遭难星。 
刘秀英 谁家与你有亲? 
柳文正 (唱)相府有一刘小姐, 
       自幼与我订为婚。 
春 香 (惊喜地)你叫什么名字? 
柳文正 (唱)我名叫做柳……柳…… 
春 香 (接唱)柳何名? 
刘秀英 (指使春香,当面说破) 
春 香 你是不是柳文正呀? 
柳文正 这……,哎!不,不! 
春 香 哎!你可知她是何人? 
柳文正 小人不知。 
春 香 她就是刘相府的千金,奴婢的小姐…… 
     (唱)你的妻子刘秀英。 
柳文正 那那那个,你就是…… 
刘秀英 我就是刘秀英。 
柳文正 (见男装,不信)公爷,不要取笑! 
刘秀英 柳郎呀! 
     (唱)柳郎若是不相信, 
        取下头巾看青云。 
    [刘秀英取下头巾、现出女装。 
柳文正 啊—— 
    (旁唱)她头上辫子挽成饼, 
        果然是一位女千金。 
    小姐呀—— 
        你不在楼台绣罗锦, 
        女扮男装为何因? 
刘秀英 (唱)只怪老爹心残忍, 
       不该逼你写退婚。 
春 香 (唱)小姐绣楼知音信, 
       吵得相爷不安宁。 
刘秀英 (唱)退婚文书已扯碎, 
       因此改装寻夫君。 
       幸喜庙内来相遇, 
       宝钏仍然交你身。 
    [刘秀英将宝钏交柳,柳拒绝。 
柳文正 哎呀,小姐呀!你对我如此忠贞,柳文正没齿不忘。若是这宝钏么,我就不敢领受了。 
春 香 柳姑爷呀!我家小姐可算忠贞不渝,为这宝钏,与相爷争论不休,今日不顾千金之体,女扮男装寻找于你,你可不要违背我家小姐的心愿啊! 
柳文正 非是我违背小姐心愿,只怕相爷知道,连累小姐,我于心不忍哪! 
刘秀英 柳郎呀 
    (念)生同甘苦死同穴, 
       天崩地裂保贞节。 
       还赠宝钏寸心表, 
       愿将我心照日月。 
    [刘递钏,柳接钏。刘示意春香外出看人。 
柳文正 (感动地)小姐呀—— 
    (唱)碧玉宝钏为媒证, 
刘秀英 (唱)城隍庙内表终身。 
柳、刘 (同唱) 
       跪在佛前盟誓愿, 
       海枯石烂不变心。 
    [春香急上。 
春 香 小姐,杨太爷巡查大街来了。 
刘秀英 柳郎呀,成都知府杨太爷为官清正,不惧谗臣,尔何不前去求个安身之处? 
柳文正 哪位杨太爷? 
     [吴光彩暗上偷听,急下。 
刘秀英 就是当年朝廷吏部天官杨伯林。 
柳文正 啊!原来是杨大人! 
刘秀英 你认识他么? 
柳文正 虽然没有见过面,他与我父在朝共事,亲如手足,早闻其德。 
春 香 他听说你落难成都,正在寻找于你。 
柳文正 感天谢地。 
刘秀英 杨太爷来了,我乃闺阁之女,在此不便,暂且离别…… 
柳文正 (依念地)你…… 
刘秀英 你我后会有期。春香,我们走吧! 
    [刘与春香同下。 
杨伯林 (内白)开道—— 
    [衙役,龙套送杨伯林上。柳文正向前跪见,叫冤。吴光彩藏至庙门偷听状。 
柳文正 太爷,冤枉呀! 
衙 役 启禀太爷,有人拦轿叫冤! 
杨伯林 有何冤屈,快快诉来! 
柳文正 我父冤死奸贼之手…… 
杨伯林 你父是谁? 
柳文正 柳金斗。 
杨伯林 啊!你是…… 
柳文正 我是柳文正。 
杨伯林 (暗示柳不要高声,看两边)人来,起道回府! 
     [杨伯林把柳文正拉入轿内,众护杨、柳下。 
     [吴光彩得意地走出庙门,左右窥视。 
吴光彩 哼!朝廷出了榜文,要捉拿反叛之子柳文正,成都府竟敢将他隐藏!哼哼,杨伯林呀杨伯林,你也有今天。待我报案去也!(绕园场,对内呼喊)有人没有? 
     [校尉甲上。 
校 尉 来此则甚? 
吴光彩 前来报案。 
校 尉 (对内)有请将军! 
    [熊彪上。 
熊 彪 (念)提叛逆,心机用尽, 
       却好比,海底捞针。 
    (对校尉)所请何事? 
校 尉 有人前来报案。 
熊 彪 传他进来。(坐) 
校 尉 (对吴)进来。 
吴光彩 (跪)参见将军! 
熊 彪 你是何人? 
吴光彩 我乃城隍庙道人吴光彩。 
熊 彪 你案报何人? 
吴光彩 案报柳文正。 
熊 彪 他在哪里,快快说来! 
吴光彩 杨伯林把他接进府去了! 
熊 彪 (抓住吴的手)怎说? 
吴光彩 接进成都府去了! 
熊 彪 (狂笑地)呀嗨!呀嗨!呵呀嗨!哈哈哈…… 
    (对校尉)来!尝他银子一百两。 
    [校尉取银子交给吴。 
吴光彩 叩谢将军!(捧着银子,狂喜地下) 
熊 彪 来呀! 
    [众校尉齐上。 
众校尉 参见将军! 
熊 彪 将成都府团团围困,来他一个瓮中捉鳖!(众随熊彪下) 
 
    第四场 审亲斥敌 
  
    [成都知府公堂。 
    [音乐激昂,府外人喧马叫,杨伯林紧张地上,俯视门外。 
    [门官急上。 
门 官 (念)打听贼将传密令, 
       忙回府衙报真情。 
    启禀太爷! 
杨伯林 何事惊慌? 
门 官 熊彪传下密令,拟定黄昏时候,围府捉拿柳公子! 
杨伯林 啊呀!他又怎么知道柳公子到我府来了? 
门 官 乃是野道吴光彩告发。 
杨伯林 吴光彩?哼哼…… 
门 官 事关危急,如何是好? 
杨伯林 命你调遣府中人役,严加防备,选派百名勇士紧守大门,没有我的口令,不得出入。 
门 官 遵命! 
    [众武士持枪随门官过场下。 
杨伯林 (心情沉重地唱) 
        贼熊彪来捉人凶似猛兽, 
        倾刻间叫本府万分担忧。 
        想妙计要搭救忠良之后, 
        我不免说好话以理相求。 
    不可—— 
        熊彪贼是奸臣得力走狗, 
        我料他进府来不会罢休。 
        倒不如刀对刀与贼拚斗, 
        杨伯林何惜这项上人头。 
    (反复思考)不行呀—— 
        我一死柳文正何人搭救, 
        看起来必须要另想良谋。 
    (沉思)有了—— 
        叫贤侄跨骏马火速逃走, 
    使不得—— 
        狗强盗他早已兵布荒丘。 
        万不能上圈套羊落虎口—— 
    哎呀!软求不行,硬斗不可,走也不好,留也不妙,这这这又怎么办呀?(弹冠、思索、用手势表示把柳捆绑,故作审讯状) 
    [禁子急上。 
禁 子 报——(跪见杨)启禀太爷,杀人凶犯李祖元,闻听定成死罪,他就碰死在监牢里了! 
杨伯林 怎说? 
禁 子 杀人凶犯李祖元,闻听定成死罪,他就碰死在监牢里了! 
杨伯林 啊—— 
    [杨伯林沉思,用手势表示换尸的动作,对禁耳语。 
    [禁子急忙下去拿锁链上场。 
杨伯林 (对内)贤侄走来! 
    [柳文正急上。 
柳文正 见过世伯! 
杨伯林 贤侄呀!黄昏时候,熊彪贼就要前来捉拿于你…… 
柳文正 这……这便怎好? 
杨伯林 贤侄休要害怕,为叔自有良策搭救于你! 
柳文正 有何良策? 
杨伯林 牢笼计! 
柳文正 牢笼计? 
杨伯林 (对柳耳语) 
柳文正 叩谢世伯! 
杨伯林 (对禁子)来!快上锁收监。 
     [禁子将柳锁住,带入监牢。 
     [门官急上。 
门 官 启禀太爷,府衙全被包围,熊彪要闯入我府! 
杨伯林 传本府话去,只许熊彪带二校尉进府! 
门 官 遵命!(下) 
     [二校尉引熊彪上,熊彪猖狂地视看两边。 
熊 彪 杨太爷! 
杨伯林 熊将军! 
     [二人同时坐下。 
熊 彪 俺熊彪又来了呀! 
杨伯林 来得正好,本府正要相请! 
熊 彪 请我何来? 
杨伯林 你不是要捉拿柳文正吗? 
熊 彪 休要装腔作势,你可知罪? 
杨伯林 本府功大无比! 
熊 彪 哼哼!你隐藏反叛之子,对抗左相手谕,罪犯法律,何功之有?! 
杨伯林 哈哈哈……,左相之令,焉敢违抗,捉拿叛逆,卑职有责。是我巧施一计,把他引进府来,收在监牢。你反诬我有罪?人来! 
龙 套 有! 
杨伯林 打道进京! 
熊 彪 你…… 
杨伯林 (威吓熊彪状)我要进京,面见左相,告你勾结反叛之子,庇护柳家后代…… 
熊 彪 哎哎哎,杨太爷,是我错怪你了,请太爷海涵海涵! 
杨伯林 (自豪地)海涵! 
熊 彪 (求情地)海涵! 
二人同笑 哈哈哈…… 
杨伯林 好!本府就宽恕你,请坐! 
熊 彪 有坐。太爷既然把柳文正捉到了,那就交给我吧! 
杨伯林 本府捕犯,怎便易交,你想抢占头功,独吞高赏么? 
熊 彪 不!不!不!太爷怕我抢占头功,那就请你马上派人起解。 
杨伯林 未经审问,莽撞起解,岂不要落个执法不严的骂名? 
熊 彪 呵呀——(旁白)他一不交人,二不起解,莫非是明拿暗保?!(想)是这个……,哎嗨,有了!我要逼他当场审问! 
杨伯林 熊将军为何背地沉呤? 
熊 彪 若是这个吗?(狡猬地)请问太爷,你是真拿?还是假拿? 
杨伯林 何为真拿?何为假拿? 
熊 彪 如果你是真拿,那就把柳文正带上堂来当场审问。 
杨伯林 好!带柳文正! 
熊 彪 且慢!(暗使校尉)请刘相爷火速过府! 
一校尉 是!(急下) 
杨伯林 (机智地)熊将军,莫非是请相爷前来监审? 
熊 彪 杨太爷休要过虑!哈哈哈…… 
杨伯林 不是本府过虑,而是将军疑心过重!哈哈哈…… 
内 白 刘相爷到! 
杨伯林/熊彪 (同白)有请! 
     [刘南周上,校尉随上。 
刘南周 熊将军所请何事? 
熊 彪 杨太爷今日审问柳文正,请你前来看看…… 
刘南周 (惊状)哎哎,我早已与他断绝亲故,看他则甚!(欲走) 
杨伯林 刘相爷,熊将军担心我弄虚作假,特请你前来监审,你就在此监审嘛! 
刘南周 我…… 
杨伯林 来呀!打鼓升堂! 
     [牌子。龙套齐上,杨伯林坐堂。熊彪,刘南周伴坐两边。 
龙 套 (助威,呼喊)呵—— 
杨伯林 把柳文正带上堂来! 
     [禁子带柳文正上。柳跪下。 
杨伯林 下跪可是柳文正? 
柳文正 正是。 
杨伯林 抬起头来见过熊将军! 
    [二武士将柳的头仰给熊看。 
熊 彪 (问刘)可是此人? 
刘南周 (点头)正是。 
杨伯林 (问柳)你可知罪? 
柳文正 我不知身犯何罪?罪犯哪条? 
熊 彪 嗯!你父乃是朝廷反叛,你就是反叛之子,怎说无罪? 
杨伯林 (讽刺地)对!就凭这一条,则是你的罪。快从实招来! 
熊 彪 (对杨伯林)且住,罪已铸成,不必要他再招。(转对柳)柳文正,我来问你,你为何要潜逃成都? 
柳文正 听道! 
    (唱)提起此事万般恨, 
       是你们要杀无罪人。 
       逼得我离乡远逃命, 
       流离成都来投亲。 
熊 彪 (唱)何人与你有亲故? 
       一一从头要说清! 
柳文正 (唱)别的亲故我没有, 
       就是那…… 
熊 彪 是谁? 
    [柳望着刘,刘心惊肉跳,不理地。 
柳文正 (唱)如今他已变了心…… 
熊 彪 你说呀! 
柳文正 (指刘南周)就是他! 
熊 彪 (转向刘)你…… 
刘南周 (畏惧地)我……,哎!柳文正你你你…… 
    (唱)老夫早把婚事毁, 
       你我已无半点亲。 
杨伯林 (唱)柳刘两家毁亲事, 
       本府早已知内情。 
       若把熊将军当猴耍, 
       王法条条不饶人。 
刘南周 说得对!(擦汗) 
杨伯林 (接唱)你还与哪家有亲故? 
        如若不招命难存。 
柳文正 天下忠良都是我的亲故! 
熊 彪 柳文正,我来问你,你是怎样收进监牢的? 
柳文正 (唱)怒恼骗子杨伯林, 
杨伯林 嗯!你胆敢骂本府,这还了得,与我打…… 
熊 彪 缓!(对柳)你往下讲! 
柳文正 (唱)他假施恻隐献殷勤。 
       用计哄我把府进, 
       脚镣手铐收监门。 
杨伯林 你乃反叛之子,不仅拿你收监,来日还要将你押解京城治罪。 
熊 彪 对! 
柳文正 奸贼呀! 
    (唱)咬牙切齿骂奸佞, 
       休想斩草来除根。 
       世上忠良杀不尽, 
       乌云岂能长久存。 
       有朝一日风雷动, 
       挥戈进京把贼平。 
       先斩奸贼陈干柄, 
       再杀尔等狗畜牲! 
熊 彪 可恼! 
刘南周 可怕! 
杨伯林 可杀! 
    (唱)胆大包天柳文正—— 
    (对众武士)来呀! 
    (唱)绑赴法场问斩刑! 
    与我斩—— 
熊 彪 且慢!左相言道,要拿活的。 
杨伯林 他如此怒骂将军与本府,你我怎消心头之恨! 
熊 彪 那就与我打! 
杨伯林 打得? 
熊 彪 打得! 
杨伯林 来呀!大刑侍候! 
    [二差役将柳上刑。 
柳文正 (喊)哎哟——哎哟! 
    [柳文正故意昏倒在地。 
二差役 柳文正受刑不起,昏倒尘埃! 
杨伯林 把他拖进监牢! 
二差役 是! 
    [二差役拖柳文正下。 
熊 彪 (笑)哈哈哈,杨太爷忠于朝廷,来日在左相面前,我要保举于你。 
杨伯林 好说。 
    [禁子急上。 
禁 子 报——!柳文正碰死监牢!(众惊) 
杨伯林 (故作惊讶)啊—— 
熊 彪 这这这……,叫我如何交差呀! 
杨伯林 (对熊、刘)你我转过监牢察看! 
刘南周 他碰死监牢,难道还要我等送终不成,不看也罢! 
杨伯林 熊将军,谁去验尸? 
熊 彪 (指使二校尉)你们随禁子到监牢去看看! 
二校尉 是。 
禁 子 随我来。 
    [二校尉随禁子下。 
熊 彪 唉,好了于他! 
刘南周 死了也就罢了! 
     [二校尉上。 
校尉甲 禀将军,验尸已毕。 
熊 彪 可是实情? 
校尉甲 死者头破血流,脑裂浆泄。 
校尉乙 头巾兰衫,全无虚假。 
熊 彪 死者不亏!杨太爷,请你修书一封,证实反叛之子柳文正碰监而死! 
杨伯林 好!待我提笔! 
     [牌子。杨伯林修书,写好后交与熊彪。 
熊 彪 告辞!(熊、刘同下,校尉随下。 
杨伯林 来呀,将死者尸体埋在五里亭——掩门! 
     [众随杨伯林下。 
     [大幕落 
 
    第五场 祭夫投河 
 
    [野外景。 
    [五里亭旁边有一寿星桥,桥下河水滔滔。离桥不远有一座坟墓,墓上立着“柳文正之墓”碑。 
刘秀英 (内唱起板) 
       闻凶信,好似高山巨石滚—— 
    [秀英披麻带孝哭哭啼啼地上。春香提着祭礼陪上。 
刘秀英 (接唱) 
       悲切切,切切悲,悲悲切切, 
       泪如雨洒哭夫君。 
       大街买好三牲礼, 
       披麻带孝去上坟。 
春 香 (唱)春香前面把路引, 
       不觉来到五里亭。 
刘秀英 坟墓在哪里? 
春 香 (看碑)就在这里。  
刘秀英 柳郎呀—— 
     [刘秀英扑向坟前啼哭。 
     (唱)一见坟台咽喉哽, 
        好似钢刀戳我心。 
    [春香摆祭礼。刘秀英祭拜。 
     (叫头)柳相公!柳郎夫!喂呀—— 
     [双膝跪至坟前。春香下去巡视。 
     (唱)跪在坟前珠泪滚, 
       哭断肝肠难见君。 
       血泪入土传音讯, 
       寄语奴夫安忠魂。 
       你我幼小把婚订, 
       千里姻缘情义深。 
       未曾见到花烛影, 
       谁知今日永离分。 
       可怜你—— 
       一代忠魂含冤恨, 
       可怜你—— 
       碰死监牢舍青春。 
       为妻昨日闻凶信, 
       万般悲痛不欲生。 
       那日相会城隍庙, 
       悔不伴你去逃奔。 
       夫君做了冤死鬼, 
       秀英随你入鬼门…… 
    [带后传来追喊声。 
    [春香火速上。 
春 香 小姐,不好了! 
刘秀英 何事惊慌? 
春 香 你看!相爷派家丁追来了! 
刘秀英 可恼—— 
    (念)老爹毫无父女情, 
       派人追到五里亭。 
       我今若还回府去, 
       定要逼奴另嫁人。 
       生离死别寻常事, 
       黄泉路上会夫君。 
       一步走上寿星桥, 
       自将清白了残生。 
    [秀英脱下孝服,趁春香正在看后面追来的人,跳水而下。 
春 香 (回头见小姐跳河)小姐呀—— 
    [春香跑至桥头,捧着孝衣,跪在桥上放声大哭。 
    [幕后追喊声不断,春香又急又恨。 
春 香 (念)小姐投河丧了命, 
       春香霎时失掉魂。 
       追我回府也是死…… 
       小姐呀—— 
       奴婢与你同路行! 
    舍了! 
    [春香跳河而下。 
    [切光。 
 
    第六场 途中被劫 
 
    [中幕前。 
    [二旗牌催马上。 
旗牌甲 人行千里路, 
旗牌乙 马过万重山。 
旗牌甲 你我奉兵部尚书之命,察访天下受害的文武忠臣,意欲联盟写表,奏明当今,除暴安良。 
旗牌乙 如此催马前行。 
二旗牌 (同白)请! 
    [二旗牌催马下场。 
    [中幕开,深山密林,古树参天。吴光彩两边窥视地上。 
吴光彩 (念)飞来无义财, 
       转手水推沙。 
       心想害别人, 
       谁知害自家。 
    是我那天报案,得来赏银一百两,不到几日,在赌场输得一干二净。这也不言,听说成都府杨伯林近来派人到处捉拿于我,常言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唱)一不做来二不休, 
       拦路抢劫躲荒丘。 
       只要银子落我手, 
       哪管他人愁和忧。 
    [马叫声。发现一旁来人,吴急躲入密林之中。 
    [柳文正扬鞭催马上。 
柳文正 (唱)一马离了成都府, 
       今去云南把书读。 
       眼望东山升玉兔, 
       荒野何处有店宿? 
    人疲马倦,待我下马歇息片刻。 
     [柳文正下马、拴马。吴光彩从密林之中窜出来。 
吴光彩 长官有礼! 
柳文正 不!我乃是一位生员。 
吴光彩 啊!客人贵姓? 
柳文正 我乃姓杨。 
吴光彩 你打从哪里而来? 
柳文正 成都。 
吴光彩 到哪里去? 
柳文正 云南。 
吴光彩 去云南?(心里正在想鬼点子)那还远得很呀! 
柳文正 是呀,请问大师付,此地可有旅店安宿? 
吴光彩 这周围十几里地,人烟稀少,没有旅店。只有古庙一座。 
柳文正 在哪里? 
吴光彩 就在那后山。 
柳文正 你可是古庙的大师傅。 
吴光彩 正是。 
柳文正 我有意在贵庙借宿一宵,大师傅意下如何? 
吴光彩 若是借宿吗?(想状)哦!只要你不嫌俺庙凄凉,那就随我来吧! 
柳文正 打扰了。 
    [柳欲向前牵马。吴光彩悄悄地抚摸了一下包裹,发现里面全是银两。 
吴光彩 来来来,这小包果给我与你代背。 
柳文正 不……不!不敢有劳。 
吴光彩 相公勿谦,想我出家人之,修德行善,是吾本份。(强行把包果夺过)来来来,随我来! 
柳文正 有劳了。 
     [吴光彩引着柳文正,绕了半个园场,又争着牵马。 
吴光彩 相公,你一路辛苦了,这马让我来与你牵吧! 
柳文正 不敢,不敢! 
吴光彩 哎!说什么不敢。这山高路陡,崎岖不平,莫说牵马难走,就是空手两脚,你也难爬上山去。这马还是我来替你牵吧!(强行夺马) 
柳文正 感谢大师傅了! 
    [未几步,吴趁柳不备之机,欲上马逃跑。 
吴光彩 我更感谢你呀! 
柳文正 (猛地一步,抓住马缰)你你你到哪里去呀? 
吴光彩 我带你到俺庙里去。 
柳文正 带我到庙里去,就该一路同行,你为何跃上马鞍,扬鞭而走?快与我下来!(拉吴下马) 
吴光彩 哼哼!下来就下来,你便怎样? 
柳文正 请将包裹给我! 
吴光彩 你还想要包裹?哼哼…… 
    [吴逃跑。柳急忙拉住吴。二人互相争夺包裹。吴突然发现柳手上的宝钏,更起歹心,抽出匕首,步步遇近地威吓柳。 
吴光彩 嗯!你手戴何物? 
柳文正 (紧张地)没……没什么? 
吴光彩 你手中为何金光闪闪,快与我取了下来! 
柳文正 不……不! 
吴光彩 取不取!? 
     [吴举起匕首,威逼柳取宝钏。 
柳文正 没……没什么! 
吴光彩 看刀! 
    [吴举刀欲杀柳。柳几次迥避,双方经过几次搏斗,吴把柳踢倒在地。 
柳文正 哎——哟! 
     [柳昏迷状。吴从柳手中夺宝钏。 
吴光彩 呵呀!有了这个宝贝,我这一世,吃穿无愁了,哈哈哈…… 
    [幕后传来马叫声。 
吴光彩 待我逃走罢了!(催马跑下) 
    二旗牌骑马上,见柳倒在地上,下马救柳。 
    [切光。 
 
    第七场 复职归朝 
 
    [中幕前。 
    [刘南周与众官员同上。家院捧着玉盘金杯,家丁抬着贺礼随上。 
刘南周 (念)喜闻朝廷驱奸宄, 
官 甲 (念)圣上诏书满天飞。 
官 乙 (念)被害忠良重归位, 
官 丙 (念)忙为吏部举金杯。 
刘南周 杨大人受兵部尚书委托,与众公卿联盟写表,把陈干炳谋朝篡位,陷害忠良的罪恶,奏明圣上。圣上准本,将奸贼及其帮凶熊彪,推出午门伏法。圣上传旨,杨大人官复吏部之职,今日回朝—— 
 众  我等前往送行。 
刘南周 转过成都府。 
 众  请! 
     [牌子。刘南周等绕场。 
     [中幕开。龙套送杨伯林上场,杨迎接众官员。 
杨伯林 列位驾到,未曾远迎,请勿见怪! 
 众  送行来迟,大人海涵! 
杨伯林 好说。 
刘南周 家院,看金杯! 
     [家院举着玉盘金杯,递给杨伯林与众官员。 
刘南周 杨大人上为国家如泰山之安…… 
官 甲 下为黎民解倒悬之苦…… 
官 乙 不惧谗臣, 
官 丙 见义勇为。 
刘南周 来!为大人复朝归位干杯! 
 众  请! 
杨伯林 请! 
    [牌子。众饮酒状。 
刘南周 我等备有微小薄礼,送与大人。 
 众  略表寸心。 
杨伯林 列位的盛意,我已领受,礼物就不敢受了! 
 众  礼物既已抬来,那就照单收下。 
    [众递礼单,杨伯林接过礼单交给门官。 
杨伯林 (对门官旁白)把贺礼送给苦难百姓。 
门 官 遵命。(下) 
杨伯林 请列位到迎宾馆待茶! 
    [众官员、家院、家丁同下。 
刘南周 杨大人! 
杨伯林 哦!相爷请坐! 
刘南周 趁此送别之机,我有几句心腹之言,不知大人是否愿闻? 
杨伯林 相爷不谈,我也知情。你乃被迫辞职,待我回朝之后,奏明主上,再作安排。 
刘南周 非也。老夫年迈体衰,不能再理朝政,休要奏主。 
杨伯林 那你又有何心腹之言呢? 
刘南周 我是说,想当初你为国为民,耿耿丹心,反遭贬谪。此次回京,言谈谨慎,行事要三思啊! 
杨伯林 如今圣上,忠奸分明,相爷放心。再说,我们为官之人,虑己虑家,苟且偷生,那就会害人害己! 
刘南周 害人害己? 
杨伯林 当初你惧怕谗臣,逼婚毁亲,岂不连累小姐也自寻短路了么? 
刘南周 唉!当初奸贼势大,莫说老夫惧怕于他,大人,就是连你也有些胆怯啊! 
杨伯林 我…… 
刘南周 你口里说要保护柳家后代,为何逼他碰牢而死…… 
杨伯林 哈哈哈…… 
    (唱)相爷不辫真和假, 
       倒叫本府笑掉牙。 
       我若不用牢笼计, 
       焉能虎口救出他。 
刘南周 (惊奇地)你你你说什么? 
杨伯林 柳公子没有死! 
刘南周 啊?他现在哪里? 
杨伯林 在我老家。 
刘南周 在你老家? 
杨伯林 是我那日把他救出以后,行至途中,偶遇强寇,拦路抢劫,幸好被二位旗牌官搭救,我二次派人把他送至老家。 
刘南周 (明白地)啊! 
杨伯林 此番我还准备接他进京赴考。 
刘南周 哎!我好悔呀! 
    (唱)背信弃义我好悔, 
       逼婿悔亲理更亏。 
       闺女气得投江死, 
       害人害已实可悲。 
杨伯林 事已过去,不必伤心。 
    [门官拿宝钏上。 
门 官 启禀大人,当铺王先生,闻知大人调回京城,命人送来一只碧玉宝钏,以作贺礼。 
杨伯林 我曾言过,贺礼一概不受,将宝钏送回王先生。 
门 官 遵命。(欲下) 
刘南周 且住!若是碧玉宝钏,老夫倒要借观。 
门 官 请相爷观看。 
刘南周 (接看)哎呀!这只宝钏就是老夫的,上面还刻有“刘记”请大人一观。 
杨伯林 (接看)“刘记”。 
刘南周 是我那天从柳公子手上取回以后,交给吾女,怎么又落到当铺王先生手里去了呢? 
门 官 听说是一位道人卖到他店里去的。 
杨伯林 (突然想起)哎呀!柳公子言道:拦路抢劫犯乃是一位道人,莫非他……(想状)门官,你去问王先生,买这只宝钏花了多少银两,照价付还。 
门 官 是。(下) 
杨伯林 这只宝钏我要带回京城去! 
刘南周 大人喜爱,你就带去吧! 
杨伯林 侍候! 
    [龙套,差役,众官员齐上。 
杨伯林 (对差役)车马可曾齐备? 
差 役 齐备多时! 
杨伯林 起道进京! 
     [牌子。众送杨伯林下。龙套随下。 
     [刘南周与众官员等从另一方向下。 
 
    第八场 庵堂巧遇 
 
    [二幕前。 
    [中军、差役,四龙套送柳文正上。 
柳文正 (念)皇榜标名传天下, 
       琼林宴罢插宫花。 
       锦绣前程策骏马, 
       为国为民显才华。 
    今逢科选,得中头名状元。那日恩师带我面见圣上,圣上亲点玉笔为我父昭雪冤屈,恢复忠良美名,宣我顶替父职,继任刑部尚书。恩师前番又将宝钏交给我,叫我去成都查明拦路劫抢的凶犯,顺便去寿星桥吊唁我那贞节的刘小姐和春香大姐。中军! 
中 军 有! 
柳文正 来此何地? 
中 军 白衣庵。 
柳文正 离成都还有多远? 
中 军 四十里。 
柳文正 命你带领差役,前往成都当铺,寻找王先生,请他协助查明卖宝钏人的下落。 
中 军 遵命!(带差役下) 
柳文正 人来,转过白衣庵歇息。 
     [众护送柳下。 
     [二幕开。现出白衣庵,刘秀英尼僧打扮,坐在佛前,手敲木鱼,口念佛经。 
刘秀英 (念)眼望窗外长条柳, 
       触景生情泪双流。 
     柳……(望了一望佛堂,忙住口。轻声地)郎呀—— 
     (唱)我为你舍身投河苦受够, 
        我为你父女绝情结下仇。 
        我为你冷落青春把身守, 
        我为你带发入庵整两秋。 
        我为你长夜难眠人消瘦, 
        我为你梦中哭湿枕上绸。 
        柳郎呀—— 
        你在那九泉之下眼不闭, 
        为妻我愿守空门到白头。 
     [差役上。 
差 役 小师傅有礼! 
刘秀英 差官有礼,到此何事? 
差 役 今日新科状元杨大人路过此地,想在你庵歇息一会,意下如何? 
刘秀英 待我禀知师傅。(对内)有请师傅! 
    [普静老尼僧上。 
普 静 徒儿高声唤,不知为何情? 
刘秀英 这位差官言道:新科状元杨大人路过此地,想在我庵歇息一会。 
差 役 请老师傅行一方便。 
普 静 新科状元现在哪里? 
差 役 现在庵堂门外。 
普 静 待我前去迎接。 
差 役 不!我去请大人前来(下) 
普 静 徒儿,赶快将客房打扫干净。 
刘秀英 徒儿遵命。(下) 
    [差役引柳文正上。差役复下。 
柳文正 老尼僧有礼! 
普 静 不敢、不敢!贫僧见过状元公。 
柳文正 免。 
普 静 大人请坐。 
柳文正 有坐。 
普 静 徒儿,看茶来! 
春 香 (内应)来了! 
    [春香端着茶盘茶杯上。递茶。春见柳突然感到面熟,柳见春感到惊奇,普静暗示春香走开,春接过杯子下。柳望着春的去向。 
普 静 大人打从哪里而来? 
柳文正 (正在回忆之中,忘了回话) 
普 静 大人,你从何地来? 
柳文正 (尴尬地)哦!我从京城而来。 
普 静 途中辛苦,请大人到客房歇息。 
    [普静欲引柳进客房。刘秀英正好从客房走出,刘与柳相遇,二人惊奇互望。普静示意刘走开,柳随普静入客房。 
刘秀英 哎呀,且住,观看这位新科状元,貌似柳郎,怎不叫我心事重重啊—— 
    (唱)客房偶遇状元面, 
       好似柳郎在眼前。 
       身材容貌无二样, 
       说话走路皆一般。 
       他见我为何眼不转, 
       不由奴家起疑团。 
       越思越想心烦乱, 
       心中有话口难言。 
       莫非……(沉思) 
       莫非柳郎还在世? 
    不!不会呀! 
       奴夫早已丧黄泉。 
       人死焉能再复返? 
       定是我—— 
       眼花瞭乱错认新状元。 
       胡思乱想无脸面, 
    [感到羞状。 
       为夫守节要尊严。 
     [跪至佛前。 
     [春香急上。 
春 香 小姐,刚才来了一位大人,你可曾得见他? 
刘秀英 为姐见到了,现在客房歇息。 
春 香 观看他的容貌与柳相公一模一样,莫非他…… 
刘秀英 不要乱猜疑,常言道:人有相像,物有相同。 
春 香 嗯,哪有像得这样全呀,人世间变化如云,无奇不有,说不定是哪位恩人救了柳相公,今科得中,路过我们庵院…… 
刘秀英 不!我不敢想呀! 
春 香 小姐,管他是与不是,我们定要前去看个明白,才得放心。来来来,随我去看看…… 
    [春香拉着秀英欲下,普静急上,相碰。 
普 静 嗯!庵院住有官客,你两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还不快与我下去! 
刘秀英 是。(下) 
春 香 (不服地走下) 
普 静 这位大人来到白衣庵,为何与我这两个徒儿眉来眼去的,莫非他们……哦,阿弥陀佛!不能破了清规,老僧要严加管教才是。(用手关住侧门,下) 
    [柳文正上。 
柳文正 (唱)适才见得一尼僧, 
       好像我妻刘秀英。 
       夫妻离别两年整, 
       各有一本苦难经。 
       秀英本是贞节女, 
       那年投河舍了身。 
       今日在此怎相遇, 
       哪有两个刘秀英? 
       莫非我—— 
       青天白日南柯梦, 
    不! 
       我两眼睁睁看得清。 
       那一位好像春香姐, 
       越思越想有原因。 
    [幕后传来脚步声。 
       耳边忽听脚步响, 
       且看是假还是真。 
    [普静开门。柳见是老尼僧,感到失望。 
普 静 杨大人,请用斋膳吧! 
柳文正 不用。老尼僧请坐,我有一事相求。 
普 静 大人有何教训,请讲! 
柳文正 我想请你们与我亡妻超度灵魂。 
普 静 你妻她…… 
柳文正 她为我自寻绝路…… 
    [刘秀英急上。 
刘秀英 启禀师傅,青峰寺老禅师前来游山。 
普 静 你先去伺奉,我少刻就来。 
柳文正 (急催普静走)你快去奉陪客师吧! 
普 静 好!如此少陪。(示意刘下,柳向前拦住秀英,刘、柳二人相视)徒儿,快随我来吧! 
刘秀英 是。(无奈地欲下) 
柳文正 老尼僧,就请这位小师付替我亡妻超度灵魂,你看如何? 
普 静 (略思)她…… 
柳文正 难道你不放心我? 
普 静 放心!放心!(转对刘)徒儿过来!(拉刘旁白)你与这位大人的亡妻超度灵魂,可要遵守庵院清规啊! 
刘秀英 徒儿遵命! 
    [普静下。 
柳文正 小师傅,老尼僧叫你与我亡妻超度灵魂,请—— 
    [柳、刘同坐佛前。刘敲木鱼,翻看经书,二人忽儿互相视望。 
刘秀英 请问大人,你妻因何病故? 
柳文正 她乃是为我投河而死! 
刘秀英 (惊讶地)你妻姓甚名谁? 
柳文正 姓刘名秀英。 
    [刘突然猛惊,失手将木鱼锤掉落在地。 
刘秀英 啊—— 
    (旁唱)听罢言来喜又惊, 
        来龙去脉要问清。 
柳文正 (旁唱)我要仔细观动静, 
        她背地沉吟为何因? 
刘秀英 杨大人呀! 
    (唱)听说她夫早丧命, 
       人死哪能又复生? 
柳文正 (唱)全凭恩师用妙计, 
       牢中救我忠良人。 
刘秀英 (唱)你的恩师是哪个? 
柳文正 (唱)成都知府杨伯林。 
刘秀英 (自言自语地)杨伯林!(点头,转向柳)杨大人呀! 
    (唱)你与他夫不同姓, 
       秀英非是杨家人。 
柳文正 (唱)我不姓杨本姓柳, 
刘秀英 (唱)以柳改杨为何情? 
柳文正 (唱)奸贼要绝柳家后, 
       恩师怕误我前程。 
       以杨代柳把姓改, 
       逃脱虎口有今生。 
刘秀英 (旁唱)莫非她真是柳文正! 
柳文正 (旁唱)莫非她就是刘秀英! 
    (二人同时唱) 
        我不免向前去相认—— 
    (二人欲相认,思考)且住! 
    (二人同时旁唱) 
        先认宝钏后认人。 
刘秀英 (唱)秀英与你把婚订, 
       有何表记作证凭? 
柳文正 (唱)碧玉宝钏为媒证, 
       双手交你看分明。 
    [柳将宝钏取下,交给刘。 
刘秀英 (接过宝钏看)“刘记”…… 
柳文正/刘秀英 (同白)哎呀!刘小姐/柳相公 我的 妻/夫 呀! 
     [牌子。二人抱头痛哭。 
     [春香急上,见状,欲向前又止。 
春 香 小姐,他…… 
刘秀英 他就是你的柳姑爷! 
春 香 奴婢早就认出来了!(笑) 
柳文正 请问你主仆二人为何到此? 
刘秀英 那日闻听你碰死监牢,我二人前去祭坟,可恨老爹派人追赶前来,出于无奈,投河自尽。幸遇老师傅从峨眉山观景归来,路过五里亭,将我姊妹搭救。 
春 香 差一点就做了冤死鬼了! 
柳文正 请师傅出来,容我感谢一番! 
刘秀英 有请师傅! 
    [普静上。 
普 静 所请何事? 
刘秀英 (指柳文正)他……(欲说,又不好意思) 
春 香 (接白)他就是我家小姐的夫君! 
普 静 (喜状)啊—— 
柳文正 感谢师傅搭救她姊妹二人,容我夫妻一拜。 
     [柳、刘同跪拜普静。 
     [中军上。 
中 军 参见大人! 
柳文正 免。 
中 军 查实拦路抢劫犯乃是野道吴光彩,现已拿获! 
柳文正 把他押往京城治罪! 
中 军 遵命(下) 
    [柳、刘、春、普欢喜入内。 
 
    第九场 除恶赠匾 
 
    [中幕前。 
    [牌子。差役随中军押解吴光彩过场处斩。 
    [家院引刘南周催马上。 
刘南周 (唱)吏部差人传喜讯, 
       再三催我回朝廷。 
       坐立马上把路赶, 
       离别故园奔京城。 
   [家院随刘南周下。 
   [中幕开。在欢快的音乐声中,众家丁抬着两块匾,从左右两边上场。一块匾系红底黄字,上写“见义勇为”;另一块匾系黑底白字,上写“明哲保身”。 
   [柳文正、刘秀英从左右两边上。 
柳文正 谗臣野道已除,全凭恩师的正义,我今已备金匾一块,夫人请观!(指匾) 
刘秀英 “见义勇为”!写得很好。老爷,想我爹爹为了保全自己,忘记亲翁恩情,不顾柳郎生死,毁掉两家亲事,我也与他备了一块匾,老爷请看!(指匾) 
柳文正 “明哲保身”!夫人,难道今后还要叫他明哲保身不成? 
刘秀英 这…… 
柳文正 依我之见,不如赠他“当仁不让”四个字。 
刘秀英 什么,他能称得上当仁不让吗? 
柳文正 正因为他过去为人不正,苟且偷安,今后就得劝其立志守信,当仁不让! 
刘秀英 言之有理,请你改写。 
     [牌子。柳文正将“明哲保身”四字,改写为“当仁不让”。 
     [幕后声:杨大人到! 
柳文正 有请! 
    [杨伯林,刘南周同上。 
刘秀英/柳文正 (同白)拜见恩师! 
杨伯林 免。你们看,他是何人? 
     [刘、柳回头一看, 见是刘南周,不理睬地。刘南周羞愧状。 
杨伯林 贤侄,快见过老相爷吧! 
柳文正 (犹豫地)我…… 
杨伯林 怎么,连为叔的话也不听了么? 
柳文正 (勉强地)哦!老相爷请! 
刘南周 刑部大人请!(抬头见是柳,感到惊讶)你是…… 
柳文正 我是柳文正,不认识了吗? 
刘南周 (悔愧)认识,望贤侄海涵! 
刘秀英 (讽刺地)怎么,如今就不怕受株连了么? 
刘南周 (听到刘秀英的声音,突然惊状,睁眼看)你是…… 
刘秀英 我就是你害不死的刘秀英! 
刘南周 哎呀!儿呀—— 
刘秀英 哼…… 
杨伯林 刘小姐,以往之事,应罪归陈干炳,你爹当时也是出于无奈,现已悔悟,看在为叔份上,要相认你爹才是。(拉英见相爷) 
刘秀英 见过爹爹! 
刘南周 儿呀!(牌子) 
柳文正 难忘恩师搭救之恩,特赠金匾一块,略表谢意。 
杨伯林 不敢!不敢! 
刘秀英 但愿爹爹日后在危难关头,要像恩师那样,见义勇为,当仁不让。为此,特送匾一块,以此为训! 
刘南周 惭愧,惭愧! 
杨伯林 老相爷,后面歇息去吧! 
 众  (念)为国为民献忠心, 
       同心同德保乾坤。 
    哈哈哈! 
    [在欢乐的牌子声中闭幕。 
    [剧终 

来源:创作剧本集   1983-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