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途径:
检 索 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剧目荟萃
 
 

剧目荟萃·琵琶记

  湘剧高腔《琵琶记》,源于元末明初戏曲作家高则诚的同名传奇。从关目比较,湘剧保留有《高堂称庆》、《牛氏规奴》、《蔡公逼试》、《才俊登程》、《吵闹饥荒》、《伯喈辞朝》、《牛府招赘》、《官府开仓》、《赵氏抢粮》、《琴诉荷池》、《赵氏吃糠》、《伯喈自叹》、《蔡公归阴》、《剪发卖发》、《进府拐骗》、《南山筑坟》、《牛氏盘夫》、《牛氏谏父》、《描容上京》、《亲差李旺》、《琵琶上路》、《寺院上香》、《扫松下书》、《赵氏闯帘》、《书房题诗》、《书馆相逢》、《散发归林》、《李旺回话》、《南山祭坟》、《打三不孝》等30折,与高著《琵琶记》42折基本一致(见《湖南戏曲传统剧本——湘剧》第二集,湖南省戏剧工作室编印)。不仅与高本的关目相同,原词亦保留不少。黄芝岗先生在《论长沙湘戏的流变》一文中,就高本和湘剧本《琵琶上路》一折,作了细致的比较研究(见《中国戏曲研究资料初辑》第60—61页,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这里就不赘述。 
   
  明代万历年间戏剧作家胡文焕编选的《群音类选》,其中选了《描容》一折,名《赵五娘写真》,所唱的几支曲牌,与湘剧现在的《描容上京》大同小异。这个选本,是明万历前期、中期流行的,可见湘剧保留《琵琶记》原本较多。 
   
  湘剧历代艺人在艺术实践中,为适应老百姓的审美需求,对高则诚本作了比较大的发展。主要是对赵五娘、张广才、蔡伯喈这三个主要人物的性格,进行了人情、人性的深刻开掘,使其更加真实感人。其次,增加了“打三不孝”的情节,通过古道热肠、急公好义的张广才对蔡伯喈的谴责:“做什官来求什么名,食什么爵禄奉什么君,忘恩负义枉为人”,比较强烈地否定了事君,肯定了事亲。 
   
  《琵琶记》在湘剧舞台上有“大演”、“小演”之分。“大演”为连续三场;“小演”则选《伯喈赏荷》、《描容上京》、《书馆相逢》、《打三不孝》四折为一场,大多取这种演出形式。此剧为湘剧高腔代表性剧目,以唱工为重,如《琵琶上路》折中的“赵五娘,离故乡”、“五娘儿,莫悲伤”两段“滚唱”,长达数十句,一气呵成,长期以来在观众中传唱不衰。擅演赵五娘名角甚多,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男旦有帅福娇、刘桂南,女伶有周福昆、李霞云。彭俐侬在唱腔上独具一格,形成“彭派”风格,为行内外所承认,后传其弟子陈爱珠、庞奂丽等。演张广才的有朱仲儒、唐华政,徐绍清则被田汉誉为“世间能有几广才”,他的弟子王永光亦能承其衣钵。蔡伯喈是个复杂的人物,吴绍芝演来极有深度,其女弟子余福星颇有乃师风范。 
   
  1952年,中南区、全国举行第一届戏曲观摩会演,湖南在选拔参赛剧目时,徐绍清、彭俐侬联袂演出的折子戏《琵琶上路》,因“张广才是地主阶级值不得歌颂”而落选。中南会演在武汉举行时,由于时任文化部戏曲改进局局长田汉、中南区文化部部长陈荒煤的细致工作,澄清了“左”的思想,阐述了赵五娘、张广才这两个典型形象的美学意义,《琵琶上路》得以参加全国会演并获奖。 
   
  1955年,湖南省湘剧团改编此剧以“雷打蔡伯喈,马踏赵五娘”作结,演出后争议颇大。散戏后观众不走,质问:“这样好的一个赵五娘,为什么要让她被马踩死?”专家大多不予认同。剧团总结经验教训,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第二次改编,并于1956年5月上京,为中国戏剧家协会发起组织的全国性《琵琶记》讨论会演出。1957年又有周章上、中、下三集的改本,参加湖南省戏曲汇报演出,获得演出一等奖。 
   
  1979年第四次全国文代会期间,演了30年赵五娘的彭俐侬,在张庚、郭汉城老师的鼓励下,开始酝酿再改《琵琶记》,在继承前几次创作经验和演出实践基础上,于1984年改出上下集初稿,不幸病逝。范正明接手,到1986年完成彭俐侬未竟之篇,交由湖南省湘剧院排演。庞奂丽、陈爱珠、邵展凡、李开国分别扮演前后赵五娘和蔡伯喈,王永光扮演张广才,导演黄天博、张杰。1990年上京汇报演出,获国家文化部首届“文华”新剧目奖和剧本奖。继又获中共湖南省委、省政府颁发的首届优秀文学奖。 
   
  《琵琶记》改本故事梗概: 
   
  汉末,陈留郡书生蔡伯喈,在父亲蔡从简的催逼之下,别了年迈父母和新婚妻子,上京赴试,得中状元并赐婚。蔡伯喈说明家有糟糠之妻和高堂父母,因而要求辞官辞婚。皇帝降旨:“孝道之大,终于事君”,伯喈无奈做了京官,成为牛相贵婿。 
   
  他的家乡连遭三年干旱,妻子赵五娘担起了赡养公婆的重担,虽有高邻张广才扶助,终因灾荒过重,公婆相继饿死。五娘剪发埋亲之后,得到张广才赞同和支持,她描绘二老遗容,怀抱琵琶,一路弹唱乞讨,上京寻夫。 
   
  蔡伯喈在京虽然过着豪华生活,却仍然想念家乡的父母和结发妻子,心思被牛小姐识破,伯喈只得以实情相告。牛小姐体贴丈夫,说服父亲将公婆接来。而这时赵五娘已到了京城,闯入了相府,向牛小姐诉说了自己的遭遇,牛小姐深受感动。蔡伯喈得知双亲饿死,痛不欲生,不惜用碰死金阶的决心辞官,回乡守墓。 
   
  在家乡祭奠父母之时,张广才秉承蔡公临终遗嘱,要打蔡伯喈的“三不孝”,牛相以“天子重贤,宰相怜才”说情,在“可惜双亲饥饿死,博得孩儿名利归”的叹息声中,结束了这场悲剧。 
   
  祁剧、辰河戏为高腔,衡阳湘剧高昆间唱。另京剧、昆曲、川剧、汉剧、徽剧、淮剧、豫剧、评剧、梨园戏等剧种有此剧目。 

来源:湘剧剧目探微   2015-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