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途径:
检 索 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戏剧动态
 
 

《留守媳妇》接地气的邵阳花鼓喜剧

文业高

  金秋时节,湖南省第五届艺术节开幕了,10月28日晚,有幸在湖南大剧院观看了邵阳市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演出的邵阳花鼓戏《留守媳妇》,邵阳花鼓戏用的是邵阳方言,在省会长沙演出会不会有人听不懂?看不懂?可演出现场掌声不断,笑声不断,估算笑声有三十多次,一个戏有几十次的笑声,说明这个戏接地气,说明这是一个受观众欢迎的接地气的喜剧。

  喜剧是戏剧的一种类型,一般以夸张的手法、巧妙的结构,诙谐台词及喜剧性格的刻画,从而对丑的、滑稽的予以嘲笑,对正常的人生和美好理想给予肯定,花鼓戏《留守媳妇》中的豆子村妇女主任何春秀因自己也是留守媳妇,更能深刻体会留守媳妇的心情,要开通互联网,以此来沟通夫妻之间的感情。何春秀的同学牛子蛮丧妻多年,从暗恋何春秀到公开追求,多次被拒,而娥眉豆被打工在外的男人抛弃后,恋上了牛子蛮,她大胆示爱,牛子蛮却是百般躲避,坚决拒绝,就是这种交叉的戏剧矛盾使剧情跌宕起伏,奇趣顿生,碰撞出了一系列的喜剧火花。牛子蛮明知何春秀不爱他,可他千方百计讨好何春秀,讨好不成,采取威胁的手段,拿着农药当着何春秀的面要喝农药自杀,旁人都非常着急,而娥眉豆却要陪着牛子蛮一起喝农药,还调侃牛子蛮“上回我隔壁的牛大爷想自杀喝了农药,结果只打出了几条蛔虫,而且都是活的”。何春秀不但不阻止牛子蛮,还要为牛子蛮喝农药开绿色通道,牛子蛮的动机是想借喝农药逼何春秀与其结盟,结果事与愿违,当动机与效果不一致时往往能引人发笑,产生喜剧效果。

  既然是喜剧,肯定会有喜剧人物,喜剧人物对自己的可笑境地全然无所察觉,他们既不会对外部世界更不会对自我产生怀疑,剧中喜剧味最浓的要算娥眉豆,娥眉豆的丈夫在外打工有了外遇,在两人还没有离婚时,娥眉豆就疯狂地爱上了麻将馆的老板牛子蛮,牛子蛮劝她不要红杏出墙,她却理直气壮地回答,我不叫红杏,我叫娥眉豆,娥眉豆四处爬,想出墙就出墙,出墙就是要出到你那里去。她为了战胜自己的情敌何春秀,在何春秀面前称牛子蛮为我家的牛子蛮,并编造自己与牛子蛮的桃色新闻,说自己已经与牛子蛮已经“那个了”。当她拿到离婚证书后,一手举着离婚证书,边扭边喊“离婚了,离婚了……”村民们笑她把离婚这么大张旗鼓地喊,好像和推销猪饲料一样,她却边说边笑:“那当然,我是来报喜的”,牛子蛮说自己与娥眉豆不来电,娥眉豆当着众人的面说牛子蛮是假正经,在教打麻将时,摸了我的手,碰了我腿,勾了我的脚,掐了我的腰,还想亲嘴打啵。所有这些近似抹黑自己的言行,就如相声段子里的自嘲一样能让观众产生愉悦发出笑声。

  每部戏里都会用到道具,而这部戏中导演对道具的巧妙使用产生了意想不到地喜剧效果,例如,村主任牛多僖乱点鸳鸯谱,宣布自己的决定,要何春秀必须在三天内办好和牛卫东的离婚手续,办好和牛子蛮的结婚手续,娥眉豆拿出了水果刀先是要自杀,然后是用刀威胁牛多僖收回决定,又用刀威胁何春秀不能与牛子蛮结婚,后来刀被牛子蛮夺下,这里如果用的是一把普通的道具水果刀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剧场效果,但导演独具匠心,用了一把软的橡胶假水果刀,牛子夺过假水果刀后,拿着假水果刀对折了几下,故意把这种假展示给观众,观众看到这把能对折的假刀一下就爆笑了,不仅是为剧中人物上当受骗,也为了观众自己的上当爆笑起来。另一个道具的运用是大电视视频,一般情况电视视频的内容都是做幕后处理的,在这里反其道而行之,把大尺寸的电视推上了舞台,让舞台上的演员与电视视频里在外打工的村民互动,此时不仅让何春秀为村民办实事的愿望落到了实处,为塑造何春秀的正面形象浓墨重彩了一笔,也把整个剧情推向了高潮。

  这个戏还有一个突出的亮点,就是台词生动,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剧中有这样一段描写留守媳妇的台词,“白天累得骨头都散掉,晚上受监督如同坐牢,婆婆晚上要陪我睡觉,公公在外面站岗放哨,窗台上倒放着两个空酒瓶,一有触动就会跌倒,那天晚上窗台走过一只该死的发情猫,“嘭”地一声把空酒瓶绊倒,我婆婆在房里大喊大叫,公公在外面拿棒操刀,吵得我通宵都没法睡觉,这日子叫我如何得了”。这段台词每句都有一个形象的画面触碰到了观众心里那敏感的神经,在发笑之后也留下了串串思考。

  当然这个戏有不足之处,在个别场景的事件交待上不够清楚,演员的唱腔个别地方不是很到位,但二小时的花鼓戏能让观从坐得下来,呆得住,有笑声,有掌声已经是很大的成功。

来源:湖南省文化厅宣传信息中心   2015-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