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途径:
检 索 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艺坛轶事
 
 

值得倡导的精神

铁 可

  200744日,是徐绍清同志诞辰100周年,省湘剧院要为他举行100周年诞辰纪念会,并嘱我写篇短文纪念他。我想了许久,因为我和他接触不多,就只能回忆二、三事,而且只能是笼而统之,大而化之的文字,不好意思!

 

  19528月,为参加中南区、全国戏曲观摩会演,省文教厅组织了湖南第一届戏曲观摩会演。选拔各剧种的参演剧目,但因我们当时有“左”的思想,用现在的思想观念套古代人物,认为张广才是地主不能歌颂,刘智远有两个老婆和婚姻法相违背,不能出现在舞台上,结果《瑟琶上路》、《打猎回书》等未选进来。当时湘剧界有部分人反映徐绍清的高腔演唱是“咳咳派”,不好。后经我们看演出听唱段,认为他的演唱是可以的,节奏鲜明、淳厚嘹亮,是比原唱法好。“咳咳派”的问题,是徐绍清同志对老唱腔演唱的一次改革,应当肯定!

 

  19529月,中南军政委员会文化部在武汉举行中南区第一届戏曲观摩会演,中国文化部艺术局局长田汉同志也来观看,帮助选拔剧目,他认为湖南湘剧应让《琵琶上路》、《打猎回书》参演,当时湖南代表团领队周章、闫金锷不能决定,中南区文化部让湖南省派人去解决,文教厅派了我去到武汉,到武汉后见了文化部长陈荒煤,又看了这两个戏的演出,与陈荒煤、崔嵬共同决定这两个戏参加会演。

 

  观看演出之前,因为对徐绍清同志对高腔演唱的改革问题,即“咳咳派”的问题,也反映到了中南区文化部、文化局,故看演出时也注意听徐绍清同志的演唱,陈荒煤、崔嵬、田汉都同意我们的看法,并认为徐绍清同志不墨守成规,勇于改革的精神应当鼓励,这个“咳咳派”的问题便有了明确的结论。同年10月全国会演徐绍清同志荣获演员一等奖,更是对他的改革精神作了完全的结论。

 

  1953年抗美援朝总会与文化部决定组织赴朝慰问团赴朝鲜慰问演出,湖南省按通知精神,组织各剧种演员自愿报名,再经省文教厅批准,组成了湖南省赴朝慰问文工团。经湖南省委宣传部部长唐麟、文教厅厅长朱凡作动员报告,宣布了团领导班子,1953813日到武汉市向中南军政委员会报到。报到后,因赴朝日期未定,就在武汉进行慰问演出剧目的加工提高。

 

  这次赴朝慰问演出的组成,省委宣传部、省文教厅规定了一条原则:赴朝慰问演出要和戏曲改革紧密结合起来。所以,对慰问剧目的加工提高,也就是对剧目进行整理提高。

 

  按照结合戏曲改革的原则,我们选定了湘剧的《拔火棍》,花鼓戏的《打鸟》、《好军属》为重点整理提高剧目。

 

  《拔火棍》的整理提高,是我们要作的重点,徐绍清同志即重点参加这个戏的整理提高。《拔火棍》的整理提高方法,和其他剧目的整理提高一样,采取的是排练、讨论、修改的方法,边排练边讨论边修改。因此,排练的次数很多,讨论的次数也很多。徐绍清同志和董武炎、张福梅、李福钧都十分积极,徐绍清同志和其他同志一样,每一次排练都早早到场,从不缺席。讨论起来他总是提问题提意见提修改的建议争先恐后,而且大胆要求革新。就是因为徐绍清同志这种革新的精神,加上董武炎、张福梅、李福钧几个演员的努力,把《拔火棍》打造成了一出受观众欢迎、戏剧界赞同的优秀剧目。并且在1956年湖南省第二届戏曲观摩会演大会上成了获得两个一等奖,三个单项奖的优秀剧目。后来更被选作教学剧目。因为徐绍清同志革新精神对整理《拔火棍》的作用,出版的《拔火棍》单行本以及选进《湖南地方传统小戏集锦》中《拔火棍》整理者的署名,徐绍清同志的名字,都排在第一位。当然,《拔火棍》并非十全十美,她还有整理提高的空间,祈盼她能更上一层楼。

 

  1954年春,省委宣传部要求重新集合赴朝慰问团,建立湖南省慰问驻省人民解放军慰问团,慰问驻省解放军。于是就集合了赴朝慰问团的原班人马,在长沙演了一下,即赴湘南对驻省解放军进行慰问,在零陵慰问之后,慰问任务已告完成。当时考虑到集合队伍很不容易,只活动了短短的一个多月,很不合算,于是,就把这个慰问团改为湖南省巡回演出艺术团,到省内各地市所在城市巡回演出,希望起到戏曲改革的示范作用,以推动省内各地区的戏曲改革工作。同时仍然按照赴朝慰问团的原则:“把巡回演出与戏曲改革紧密结合起来。”因此,我们就确定在团内继续对剧目加工提高外,让大剧种试排一个现代戏,排好后演出既可向各地起示范作用,也可以使大剧种排演现代戏有点信心。最后决定由省和长沙市湘剧担任这一任务。经研究决定排演反映现实生活的《不能走那条路》,演员由徐绍清、董武炎、杨福鹏、王福梅等排演,省花鼓的詹仲方任导演,接着就进入读台词,演员与导演进入设计的排演准备阶段。此后,就在边巡回演出中边进行排练,以祈回到长沙汇报演出。从分配角色、分发剧本起,徐绍清、杨福鹏、董武炎、王福梅等,都十分积极,表示坚决完成试演任务。尤其是徐绍清,他当时已是湘剧界的名演员,又是全国汇演的一等奖演员,也表示对戏曲改革要积极对待。因此,他们都是在完成巡回演出任务外,都在挤时间读剧本,练唱词的。

 

  但态度积极认真不等于一切都顺利,相反大剧种演现代戏确有不少困难。比如,读台词,大剧种的演员在表演中的独白或对白,一般都是运用韵白、京白之类,而且形成了比较固定的程式,而演现代戏就只能运用生活中的语言,因此,徐绍清在排练过程中,有时就说出一句韵白,导演詹仲方就不得不停下排练要求他改正,这时徐绍清往往就说:“改,旧的就是要改”。

 

  然而,习惯不是一下能改掉的,比如,大剧种的演员长期演古装戏,并长期练功,在形体动作上也形成了一套程式,台步常走八字步,手臂也常作提袍、甩袖等动作,而演现代戏就得运用现代人的生活动作,否则现代人物就显得不协调了。在排练中,徐绍清有时就不自觉的走出一下八字步,在场的人卟哧一笑,导演自然又让重来,由于徐绍清很自然的重来,不愠不恼,因此,排练场上也就显得轻松又欢畅。

 

  当然,大剧种排演现代戏,不像跟老师学戏那样一套套学,而是要了解人物的生活、思想感情、生活习惯等等,来创造舞台艺术形象,没有现成的东西可拿来运用。徐绍清等同志,就在周围的人中观察,吸取营养。或者回忆自己见过的农民、工人的行为举止,导演詹仲方也给他们不时介绍一点素材,就这样在巡回演出的过程中,经过徐绍清、杨福鹏、董武炎、王福梅等人的努力,终于排练出了《不能走那条路》这个现代戏。

 

  巡回演出结束后回到长沙,在省工商联礼堂向省、市领导及戏剧界进行了汇报演出,基本上肯定了这次试排现代戏是成功的。

 

  由于这次试演现代戏是省、市演员共同试排,这个剧目就没有保留下来,也没有再加工提高,留下了点遗憾。

 

  我认为徐绍清同志的改革精神,他那种不墨守成规与时俱进的精神值得学习。一个演员,只有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才能使自己的舞台艺术贴近时代,贴进群众,而创作出有时代感、有群众性的舞台艺术。希望湘剧界的朋友们,用这种精神争取湘剧的再次繁荣! 

来源:徐绍清大师诞辰百年   2007-03-25